《最强小农民》

张嫣听见他小子连嗓门都变尖了,倒像个太监,像只母鸡一样嘻嘻的笑了起来:“笨蛋,姑奶奶骗你的。你想,只要我出马,可有啥事没办成的?乡村这么好看的年度大戏,要是审不了才真的出妖怪了!放心吧,我把手续带回来了!你下课后到我渡假山庄来拿。先这样吧,再见——”

小强才晓得,嫣姐这是故意作弄他的。当即心花怒放,第一时间把喜讯发给了煌冬草。煌冬草获知消息,兴奋得像打了鸡血,忙是向剧组通报。

打完了要紧的电话,还有几个来电,不怎么着急,小强就先不打了。因为张婉君已出浴,就在旁边等着他呢。

这张主任已听出了大概,见他忙完了,眼波滟潋的笑道:“恭喜你啊。早听说你主演了一部大戏,原来是真的!据说和你演对手戏的是国内大牌打星宋圆圆?她可是我最喜欢的实力派演员!东方同学,你真了不起!”说着眼波就有些媚了。

小强不以为然,道:“这没什么,演戏是我的业余客串,不足挂齿。可以开始了嘛?”

张婉君如梦方醒道:“啊,可以。你说你是祖传的什么针阵,是针灸吗?要不要脱衣服?”

“废话,不脱衣服怎么下针?你是坐骨神经,等下我可能要按摩你的身上。先说好哈,你要是不能接受,那就另请高明。”他小子觉得有必要说清楚,免得引起什么误会。

张婉君俏脸红了道:“啊?你是说摸我的身上?连内内都不能穿?”一想到自己的身体等下在一个学生蛋子面前展览,她就忍不住娇羞,下意识地推道:“啊?这不行,丢死人了。”

小强嘎哧一笑:“张主任,你真好笑耶。一个身上我又不是没见过,你也是过来人吧?装啥装?不想看拉倒,我又不能逼着你来——”他小子心说,我草,看这个张婉君穿着也挺时髦,没想到保守到这个地步。

张婉君吃他一顿数落,俏脸越发红了,怪不好意思的道:“不是,你误会我了。主要是我没有思想准备,除了我前夫,我的身体还让别的男人碰过呢。”

“你离婚了啊。”他小子很是意外。

“早离了。一直单过,男人不靠谱,一发达就见异思迁。”张婉君一说到男人,就忍不住咬牙切齿。

“人生就是一场戏,何必那么认真?过得下就过,过不下就散,很正常嘛。”小强从包里取出一排的针来,长的短的,粗的细的,足有一百多根。张婉君看了他的家伙什,嘶的吸了口凉气。半晌才应道:“你说得是。人生就是一场戏,每个人只不过逢场作戏罢了。我又何必自奉清高?别人花得,我也能花——”说着,嗖的站起身来,风摆柳走到卧室床前一躺,只一会儿就送了他小子无数个电眼:“你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