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吃货就一只眼偷瞄出去,一看下喜从天降。只见上官双菊不知怎么了,跟没了骨头一样,一P股瘫倒在草地上,那张脸先是烧得通红,活像快滴出玫瑰汁来了。她还在奇怪,我怎么了呀?多少年没干那事了,怎么这会子要跟人打架了,节骨眼上,怎么着了魔的想干那事呢?不行,我要冷静!

问题是,那胡僧粉可不听人使唤的,一朝动了情,她想冷静不可能了。恰恰相反,她越要冷静,便越迷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身上爬,爬得她满地打滚。想出声呼救,又怕丢人,急得她都快哭出来了,在那自责:“想毛啊想,想不到老娘这么浪。这可怎么办,荒郊野外,一时半会上哪找男人呀?”她自言自语的一句,眼媚声甜,虽然出声不大,但是埋伏在附近的小强还是听了个不亦乐乎。

这家伙见差不多了,得儿一声,从树洞一猫腰走了出来。三尺开外站着,那里嘿嘿一乐,故作惊讶:“耶耶,上官大姐,你怎么啦?是不是受伤了,我送你上医院!”

上官双菊分明瞅这家伙一脸都写着嘲弄两字,鬼头鬼脑,一瞅就来气,恨白他道:“缺德鬼,识相的,给老娘滚蛋!我告诉你,你敢出去拜扯老娘的丢人事儿,老娘抽你的筋,扒你的皮,吃你的肉!快滚蛋!”

耶耶,还吃我的肉,你个臭婆娘,到底是女人呀,这时候了还逞强。嘿嘿一乐,不要脸的回敬道:“我看,你想吃我的那个棒子吧?大姐,你是个纯女人呀,别逞强了。看在好哥们恩宝的面上,有什么要帮忙的?只管开口。看你这样子,大概,可能被毒蛇咬中要害了。啊——”这家伙有一搭没一搭的在旁边说着风凉话,心里一阵快意恩仇。眼瞅着上官双菊软倒地上发出哼哼的糜烂之音,这家伙拿起了把式,故意扭转身,嘿嘿一句:“你再不开口,我走喽。难道要我求你呀——”

上官双菊憋得转青复红,终于她心里的大堤决口了,憋得快要不能呼吸了,半天咬牙蹦出一句:“小混蛋,别走,帮个忙,啊——”

小强一听乐了,摆出跟小混混没两样的轻佻表情,翻怪眼问:“哎哟,真不容易。上官大小姐终于开了金口。这个啥,看宝哥的面子,你把老子扔雪地里一晚上的帐就放一边,说吧,要我帮啥忙?”

上官双菊早已被销魂蚀骨的YU念牢牢攫住,失去了常性,蔸见强子回身,她几乎像条小母狗一样,吭哧爬到吃货面前,抱着他的大腿,扑上来就想吻他。吃货吓了一跳,伸手只一推,把迷乱不已的上官推倒地上。瞪怪眼道:“你想干啥呀?小心我告你强J。”

上官双菊就想释放情念,哪还有半点羞耻心,冲着吃货送了无数个电眼,哀求道:“强子,我很想那个,你帮帮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