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这个女人一米七的高个子,骨架大得就像一匹大洋马。身材还没走样,如此高挑的身架让她最早扬名于模特界,不是没有道理。这个女人如果有风度一点,不得不承认,她还是显得很大气端庄。这是过去的老皇历,现在小强怎么看,一点都看不出她端庄在哪里。

这个重口味的家伙第一次如此厌恶一个女人。他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悲伤,要知道,他可是把女人当神一样的崇拜啊。

把刘敏佳提溜到他自己的卧室内,把房门关得密不透风,很随意地把她扔到地毯上。刘敏佳似乎预感到什么,面带惊惧道:“小强,你最好别乱来!否则,你会后悔终生!好吧,就当你不知道,我提示你一下,省里那个刘超——”刘氏自恃有哥哥这张王牌,她不用太慌乱,很快镇定下来。

可是,接下来,小强说的话差点没把刘敏佳气晕过去。“你是说你哥对吧?我早知道了。说实话,今天之前我真不敢拿你怎么样,我还腆着脸不要,主动向你求和。结果我热脸贴了你的冷P股。唉,可惜啊真可惜,你还是错过了和我结交的最后机会。现在,轮到我出牌了!”

刘敏佳脑门前冒起一条黑线,喘气道:“小强,我不知道你哪来的底气?你知不知道,副省长三个字意味着什么?这三个字就这么入不了你的法眼?好吧,我倒想看看,你有什么牌?”刘敏佳被这个家伙的淡定忽悠住了,她的歇斯底里不见了,破口大骂的声音也消失了。如果是不知情的人,进屋看到他们两个人,谁能想到这是一对不共戴天的仇人呢?她现在的样子简直可以用淑女来形容了。

强子为此很高兴:“这就对了嘛。不是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干嘛歇斯底里的,你好歹曾经是个红遍了大江南北的大明星。就算过气,没人当你一颗葱,你也得保住晚节对不对?”

“少废话,快出你的牌!”

强子笑得邪邪的,捡起刘敏佳带来的剔骨刀,用拇指肚试了下刀刃,道:“刘敏佳,我的牌可不是一般的牌。这张牌一打出来,会出大事的,你不要逼我!”

刘敏佳这个时候还能保持微笑,激将他道:“你有本事就打出来!你不打,我怎么知道是什么牌?”

“那我打了,是你逼我的!”嘶!小强的手抓住了刘敏佳身上的衣服,这里一撕,那里一扯,没两下,这个女人身上的衣服就不见了,露出一具白斩鸡一般的胴体。刘敏佳夹住大腿,失声叫道:“臭变态,你想干什么?”

把刀口抵在刘敏佳的足以撑破衣服的巨大凶器上面,嘻嘻笑道:“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啊,干什么?你真当我是慈善家啊,你干什么坏事我都原谅你?姓刘的,你今天的行为完全超出了我的底线,明白吗!宋圆圆是我的偶像,你竟敢毁我偶像,我的精神支柱!我哪怕来迟一步,我就会万劫不复、生不如死,你懂不懂?所以啊,你也要尝尝被毁容的痛苦。我不光要划花你的脸,还要把你引以为傲的这两大凶器切下来,让你变成飞机场!还有你的P股,我要在上面挖一个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