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那几个黄毛男全部年轻力壮,还以为表叔要在这里举办庆功宴,进门瞅见包厢内金碧辉煌,一劲在那傻乐。怦!房门关得密不透风,黄静官带着铁牛叫驴顶住了房门,黄毛男见势不妙,嗖的拔出剔骨刀来,寒光闪闪。还没开市呢,只见一道白影闪过,这三个人如同触电一般,疯狂地扭起了肚皮舞。最后翻起眼皮,扑通,躺在地上直喘粗气,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强吸饱了阳气,浑身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指关节咯巴作响着。秦寿从卫生间爬了出来,目睹了镇东洋吓人的功夫,差点没晕过去。

“叫爹!”

秦寿立即叫一声:“爹,亲爹!”

“儿子乖!看我口型,归还苗青嫣的银行卡,把家里的存款全部打到苗青嫣的卡内。你跟苗青嫣明天上午九点去民政局办离婚证,房子家俱什么的,全部归苗青嫣所有!总之一句话,你净身出户!好好跟你的另外两个老婆过日子。听懂了没?”

秦寿点头如鸡啄米:“听懂了,听懂了!我明天就办!我不敢了,求求爹,我的工作还有木有了?”

“你听话就有,不听话就木有!”小强回答得干脆。他心说苗青嫣也求过他,那就留他一条活路。

“谢谢爹!我回去就打钱!”秦寿的三个亲戚看到小强就害怕,三个人半天才爬起来,互相搀扶着,狼狈不堪地离开了香格里拉。“大黄,你带嫣姐回总部一下,通知赵哥,二十四小时保护她。”苗青嫣已穿戴整齐,像欢快的鸟儿般飞出来,含情脉脉撒娇道:“亲爱的,你是我的福星!我爱你!”

打发了苗青嫣,小强看看时间,正是晚上九点。心说高市长该来了吧?

这么想着,得儿一声来到蒋总办公室。进来看,只见比杏儿姐原来的那间扩大了一倍,沙发之类的家俱更上档次。墙壁部分,最佳位置都挂上了书画,凭添不少艺术气息。不是麻雀变凤凰的杏儿姐妖娆坐在案头办公,他都以为进错了门。

杏儿姐披一头如爆的韩国波浪卷,专注、娴静,眼神充满了自信。小强曾经怀疑过,单是香格里拉就有上百号员工,杏儿姐这个来自农村的小媳妇能不能吃得住。

当然,对她管理能力的怀疑最初还包括她丈夫那边的家族,非议曾经铺天盖地。令人惊叹的是,当局长公公力排众议,对她另眼相看,并且委以重任后,这个农门出来、没见过啥世面的小媳妇马上超常发挥农村人特有的勤劳实干。

她空降到香格里拉任副总的时候,还是个见了生人会脸红的农村妇,在这座国际大都会没有一丁点人脉。更要命是,她对餐饮业可以说两眼一抹黑。她上任副总,就是外行领导内行。起初大家认为她就是个摆设,看她的眼神充满了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