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韩得志是乡里的父母官,他觉得他应该站出来说两句:“春阳兄弟,在我任上,发生了这样的恶性事件,我有责任哪!你放心,像黄富平这种流氓败类,上级一定会给出让你满意的结果。哪怕他的亲家是市里的领导!这种人,民之大害,趁早剪除为妙!”

春阳是个老实人,眼见韩书记这么亲切,上门帮忙不说,居然还当面道歉。春阳一激动,眼泪就掉下来,点头如鸡啄米:“谢谢谢谢,谢谢韩书记!要不是您跟小强兄弟及时赶到,我们一家有可能家破人亡呜呜。阿春,代我给韩书记和小强兄弟磕个头!”那韩春春也被姓黄的整怕了,眼见乡里的父母官亲自出头,她也是感动得一踏糊涂,闻言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韩得志赶紧扶起,发言劝慰着。

不一会儿,小强包扎好春阳的伤口,安慰他道:“没啥大事,养几天就好!还有,春阳老哥,没人来收你罚款了。你这件事有韩书记顶着,啥事都木有,好好过日子。这样,你的一万赔偿,我跟黄主任一起回乡里拿,回头我叫人送到你家。好不好?”

一句话吓得春阳连连摇头:“赔钱就不要了吧?他不罚我的钱就阿弥陀佛,我一平民老百姓,哪敢要黄主任的钱啊?再说,我就这点小伤,不用,真的不用!”他的话遭来媳妇一顿白眼:“大阳,你真不晓事。人家小强老板出面帮你摆平,你还叽歪个啥?不给人家面子不是?”韩春春这么一数落,吓得春阳赶紧闭嘴。

小强宽慰了几句,离了春阳家,押着黄主任回乡镇上。那黄主任果然去农信社取了一万,乖乖地交给小强。小强还有话说,把他拉到一边,旁敲侧击道:“黄主任,派出所旁边那家小店的女主人,叫苗杏梨,你知道的。她呢,是我姐。按照国家政策,她确实是超生户,这个我承认。当然,我姐的情况比较特殊,她跟我姐夫,两个人一直闹不痛快。”

“这不是要离婚嘛,你是知道的,一次失败的婚姻对一个思想传统的女性来说,那打击力是很巨大的。我姐就是这种人,她打算离婚后,单身到老,不再找男人结婚。这就是她敢冒天下之大不韦,当超生户的原因!当然了,我罗嗦这么多,不是想逃避什么,她超生了是事实,社会抚养费是肯定要交。黄主任,你开个价,交多少?”

黄富平早被镇东洋这架势震住了,哪还敢问他要钱?闻言连连摆手:“小强老板,您说笑了。既然苗杏梨有特殊原因,这就不算超生。她的生活本来就不幸,我们不能向老百姓伤口上撒盐对不对?不用交,一分钱都不用交!”

“真不用交?黄主任这是国策,是国策就要落到实处嘛。反正社会抚养费交多少,你们讲弹性。要根据户主的家庭收入来定对吧?我姐的情况是这样,她那个老公是穷教书匠,收入低,我姐呢,开个小破店,没啥生意,不光没赚头,还要倒贴钱。确实有困难,交一万!这一万你拿去,你给开个条,我姐那娃娃要上户口用。放心,春阳的一万块,我回去给他送去!”这家伙算盘打得精,几句话逼得黄富平收也不是,不敢也不是,急得大冷天出热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