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在小强眼中,春阳是个很好相处的老实人,虽时不时地有人嘲笑他说话结巴,可春阳还是很乐观,因为是家中三代单传的独子,所以,为家族续香火的重担落到他的身上。他的媳妇是出门打工时认识的外乡人,结婚后第一胎生了个女儿,按照乡里的计生政策,头胎如果是女,可以生第二胎,但必须在五年以后。

春阳想等,但是他不能等了,因为他三十五岁才结婚,他媳妇比他还大一岁。原本就是高龄产妇,假如等到五年后,那时已四十几了,到时生儿子的希望很渺茫。

春阳没办法,只好顶风作案。于两月前在没办准生证的情况下,媳妇给他生下了一个儿子。夫妇俩害怕计生办上门,东躲西藏。小强心说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告状,不然计生办怎么一大早跑春阳家来抓人。情况紧急,吃货顾不上苗青嫣那个混蛋院长了,把苗杏梨和儿子裹得严严实实,宝贝得什么似的请到车上,一路驶离了仙海城,回到幸福乡。

先把杏梨姐在家安顿好,小强几乎是小强行把乡党书记韩得志拖上车。韩得志怕熟人看到他跟镇东洋认识,硬是不敢吭声。直到上车,这中年汉子才开始发难:“臭小子,半年没你音讯,你一来就玩绑架,搞啥子嘛?”

韩得志已经几天几夜没睡好了,上次市里一个主管农业的领导带着检查组下到幸福乡搞调研,驱车行到幸福地面,因为路面坑坑洼洼,差点导致领导的座架发生车祸。结果领导秘书找到韩得志,好一顿教训。

说他身为幸福乡的父母官,连一条像样的公路都搞不成,整个乡的老百姓出行多不方便,你有何颜面赖在这个位子上?

韩得志听说领导差点在自己的地盘出事,已魂飞魄散,听了领导秘书一顿教训,哪敢道半个不字。出了这件事,领导本人虽没明确表态,可是对他的工作从去年的大力赞扬变成了一场温和的批斗。指他主政的幸福乡撂荒严重,大片肥沃的农田长满了杂草,没人耕作。韩得志身为幸福乡一把手,负有重大责任。

总之,这次的乌龙事件着实把我们的韩书记折腾得不轻,茶饭不思,睡不安枕,他这样子连小强都惊呼起来:“老韩,怎么你眼圈都是黑的?怎么老了十岁一样?出大事了?”小强预感到不妙。

韩得志听了他语带关切,一激动,就吐出了实情。把得罪领导的乌龙事件豆筒子倒豆子告诉了小强。

小强一听,嘎的大笑道:“我道是啥大事?原来是这个情况,告诉我,是哪个领导?”

韩得志心说想保住乌纱帽,如今只有依靠小强。他也不用客气,直接的答道:“是主管农业的廖副市长。”

廖副市长?这个人小强没啥深刻印象,只记得是一个半百老头,他兼任农业局局长之职。他的位子甚至都比不上龙相骠,龙相骠是常务副市长。这么一想,小强大笑着打了韩得志一下:“原来是廖副市长啊,老韩不用担心。回去我找他聊聊。你是我结拜大哥,只要有我在,没人敢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