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杨喜儿一听,警戒道:“实验中学?那是全仙海最好的中学,很多人挤破头都进不去!我告诉你哦,这事别找老赵,老赵公私分明,他不会管的。”

小强苦笑道:“杨姐,你太小看我了。在市里面我又不止老赵一个人脉。他的为人我了解,当然不会去碰一鼻子灰。再说,老赵仕途无量,咱不能给他老人家出难题不是?你放心,我找的是别人,并且有眉目了!”他心说把李梅老师调到第一实验中学,是龙副市长安排的,我会告诉你么?

杨喜儿这才松口气,咯咯娇笑道:“老公,你是不是觉得我家人特别凉薄啊。调个老师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呢,老赵讲原则,就是芝麻大的小事,只要是原则问题,他一概不沾的。我是他家人,早领教过了。既然事情顺利,那不用我担心啦。你忙你的吧,要想我哦,来,亲我一下!”

小强就调戏道:“亲哪里?”

杨喜儿口出惊人之语:“我是你老婆。你想亲哪就亲哪。”

“老婆,我想亲你柳腰以下的部分!”吃货一不要脸起来,那是天下无敌。

杨喜儿乐不可支:“哈哈,好啊,给你亲!”叭!小强就风骚地在电话里很响的亲了几口。

眼下是旧历腊月,家家户户忙着做香肠、晒腊肉,进城置办年货。年味越来越浓,人们的脸上洋溢着过年的喜气。

小强开车到城里,先给龙相骠打电话:“老龙,李梅老师的调令下来没?眼看就到年关了,你老人家总不会拖到年后吧?”其实,这家伙上个星期才跟老龙提起这档麻烦事。

龙相骠苦着脸回答:“小强,你上个星期才说,这种事总得有个过程,对不对啊?抽调档案、申建编制还有户口的迁移啊等等。我这已是特事特办,短短七天就办得七七八八,已经很不容易了!”

小强笑着夸奖:“哈哈,那是。老龙辛苦了哈。李梅老师是省级十大优秀教师,这么优秀的人才,特事特办是应该的嘛。当然,李梅老师能调进城里,而且是全市最好的中学任教,这里边,全是老龙你老人家的功劳!我在你办公室第二个抽屉放了一个信封,你打开看看?”

不一会儿,龙相骠在电话里就像他裤裆里探入了一只陌生的手一样尖叫起来:“五十万?咳咳,小强,这个钱我能不能不收?现在风声可紧了,万一查出我受贿,不但乌纱难保,还要吃牢饭!”龙相骠差点就没跪下来哀求了。

小强早有准备,和风细雨笑道:“老龙,你堂堂的副市长,没必要战战兢兢嘛。我是你的老朋友,老朋友能害你?你放心花,这笔钱我早帮你洗白了。”

龙相骠差点没跌一跤,这中年大叔越来越对这个乡下小子充满了恐惧。他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木偶,这乡下小子时刻都能操纵他:“洗白了?怎么洗?”低沉的男中音夹带着颤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