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啪!小强拍了一下靠背,不客气道:“老龙,恰恰相反,我跟老赵走得近,跟老高走得远。你别搞错了。我想,你私下跑去跟黄书记见面,一定有你自己的小九九。跟我不要隐瞒,有什么说什么。”

“是,我瞒谁也不会瞒你不是?不瞒你说,我此去会晤黄书记,确实有点小私心。黄书记有个小侄子,是咱们华南大的大一学生,叫黄胜。刚好黄胜喜欢我们家美钿。我呢,找黄书记商量,看两家能不能联姻——”龙相骠眨巴着眼答道。

联姻?黄胜不是喜欢李杏彤吗?这小比犊子怎么跟龙美钿勾搭上了,有这种事?先撇开这事有没有不论,单就龙相骠的心态来看,这货想飞高枝了。

小强脑内飞快转动着念头,随即语重深长的说道:“老龙,你的心情我理解。但是呢,你听我的,赶紧打消这念头。一,黄书记是什么人,你了解过没有?二,黄书记此次回仙海,名为省亲,说不定有别的目的呢?你知道吗?不知道吧?你两眼一抹黑,说不定黄书记正焦头烂额、疲于奔命,你这个时候撞到枪口上,还能有好果子吃嘛?三,黄胜只是黄书记的小侄孙,不是亲孙子。黄书记怎么可能替弟弟的孙子作主?四,没有了!”

闻言龙相骠如醍醐灌顶道:“哎呀,小强你说得有道理。我简直昏了头,让你见笑了,哈哈!”

小强后面的还没有说呢,龙相骠越过老赵去会晤黄书记,对老赵可是大大不利啊。一,黄书记官高一品,好容易回一次家乡,家乡的一把手舒舒服服地躺在家里沐浴,只让一个副手来见,你老赵摆的什么谱呢?

二,万一龙相骠求联姻成功,以后老赵在仙海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小强自己的手下也创立了山头,他就深有体会,最怕手下人上面有人。像老赵,他可不是官二代,他能有今天,完全是靠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过人的能力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万一手底下有人攀上了省里的高官,他这个一把手就只有抓瞎的份了。

三,这就涉及到小强的私心了。龙美钿是李杏彤手下的大将,一直是吃货想争取的人才,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她变成敌对阵营的人?再说,他跟龙美钿有过一次灵与肉的碰撞,在吃货眼里,龙美钿已是他的女人,绝无可能让别人染指。

想到这里,小强满意地点点头,岔开话题道:“老龙,你要配合我啊。以后有什么大的行动,最好跟我通下气。免得打乱了阵脚不是?对了,你跟国税局长孙贵的关系怎么样?”

“孙局?我们关系很好。他一直希望跟我结为亲家来着,我们经常一起吃饭。他怎么了?”龙相骠不愧是官场上的老油条,他马上就感觉到不太妙。

小强把话说到这份上,也不用隐瞒了,怀里掏出一个信封,只见信封装着一沓新洗的照片。抽出一张来:“你看看,这个孙局本来好好的,不知怎么脑子进水了,在退休前搞出这种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