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小强一提起张九阳,秋海棠就失声叫了出来:“老板,我正打算汇报此事。这个张九阳,还跟右护法蓬森干了一架,把我们在天街的一间夜总会给挑了。我派人查过了,张九阳是佛山人,是通过常少那个狗头军师大枪的关系,重金请到了仙海,摆明跟老板对着干。那个女的,好像是东瀛人,叫佩玉,是个刚出狱不久的女流氓。我没记错的话,老板你应该认识此女——”

小强已经知道常少是凤门的高足,他能一拨接一拨的请来高手帮忙,他一点也不奇怪。毕竟凤霞夫人是华夏武界至高无上的武神,就连今上都是她的朋友。相信天南地北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都会买她的面子。吃货考虑了一下,交代秋海棠道:“既然是常少的人,暂时按兵不动,晚上十一点,我拍完了戏就回总部。到时候我要大开杀戒了!”

挂了电话,蒋杏儿已如藤缠树一般在他身上忙活开了。一阵甜蜜吞吐道:“呜,好好吃哦。只要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小强一阵气喘,从他的是非根不断地有电流到全身,酥麻不已道:“杏儿姐,不用这么卖力。你这个样子,哪还有一点女老总的派头啊?”

蒋杏儿如同奴隶一般伺候着,媚眼如丝的回道:“老总又怎么样,在你面前,我只是一个小女人。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干。我要你开心,快活!”这才是最重要的,小强对杏儿姐的敬重,正是杏儿姐的体贴和谦卑。她是个暴发户,却没有暴发户普遍存在的臭毛病。不得瑟,不张扬,也没有臭架子。特别是她在小强面前,甚至都没有一点女老总的架子,谦卑到了低声下气的程度。正因为如此,小强格外的心疼她。

“老公,你想什么呢?我作好准备了,快来发泄吧,我愿永远是你的!在你面前,我身家再贵,也还是你的奴隶哦。来吧——”

按照约定,桂长霞进酒店之前,要打电话进行确认。

桂长霞的电话打进来的时候,小强正抱着杏儿姐如火如荼的展开了灵与肉的碰撞。桂长霞听到和谐的声音,酸溜溜的埋怨道:“小强,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我跟你打电话,你却抱着别的女人寻欢作乐!”

小强一把捂紧了杏儿姐的嘴巴,矢口否认道:“霞姐,我冤枉啊。我正在键身房锻炼,咳咳——”

“锻炼?我怎么听到女人被入的声音?”桂长霞不高兴了。

吃货打死不承认,伸辩道:“女人的声音?呃,刚才有个女人不小心摔了一跤。”

这个解释似乎很合理,桂长霞没话说了,提醒他说:“我十分钟后到酒店,你准备好没?”

什么,十分钟?我跟杏儿姐的夫妻生活至少要半小时。这家伙赶紧交代霞姐:“这个,我每次锻炼,是固定的半小时,否则肌肉会有不应期。你跟孙局拖一下,半小时后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