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常老爷子不以为然的直摆手:“小姑娘,你的好意我心领,但是,绝对不能喝你的茶叶,不然,我喝茶的口味刁了,以后非犯了大错不可!由俭到奢易,由奢入俭难啊。人活着,最怕攀比。我们多少干部栽在攀比上了!对了,丫头,咱不说这事了,离题千里。说正事——”

李杏彤装道:“什么正事?”

“你不是说可以作证吗?”

“噢,这个事。。。镇东洋说得基本属实!”李杏彤说完这句话,玩味的冲着小强笑了笑。小强听了此言,大跌眼镜,这个臭妞,还以为她是当搅屎棍来了,害我出了一身汗。

嘿,这丫头一会儿阴,一会儿阳,她到底打的什么主意?这家伙实在是捉摸不透,不过,有李大小姐这句话,他在常老爷子面前可以挺直腰杆了。

常性德很信任李家大小姐,听她这么说,极是满意地点点头道:“好,很好。小子,打赌就打赌,就照你说的办!”

一说到打赌,李大小姐最有劲头:“老爷子,你跟他打什么赌啊?赌注是什么?”

小强不理睬她的话,喜洋洋道:“一言为定!”兴奋说着,右手按住老爷子的伤疤部位,开始运内劲于左掌心,叠加到右手掌背,来回搓动着。常老爷子哼哼一声:“先保密。”开始感觉到一股热流,在体内电走鱼窜。

过了一会儿,小强猛地收手,内劲外吐,本就是一件极其消耗体力的干活。就算是小强这种超一流的高手,也在额间榨出了一层细汗,气息微粗。不过,歇一会儿就好。

常老爷子有点不自在的道:“杏彤,你去楼下坐会?我这里看病。哈哈,小子,你是块料,这一针下来,好像有个通道被打通了,舒服啊——”

李杏彤却来劲了:“不去。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下黑手,我要在场看着!”说实话,李大小姐认识吃货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正儿八经地看他给人治病。

以前老是听说某某的疑难杂症治好了,某某的腿不瘸了,李杏彤还以为小强是卖狗皮膏药的江湖骗子。现在,连一向挑剔的常老爷子都一个劲夸奖他,看来,这小子的医术真不是吹的。

这么一想,李大小姐的眼神就有点迷离,静静的坐在对面沙发上,支颐看着他。不知不觉,就有秋波送出来了,眼神一旦痴了,就是说不出的妩媚。

常老爷子微闭双眼,也很快感觉到了不对劲。心里讶异道,难道这丫头对臭小子暗生情愫?唉,可惜,我本来有意撮合常家跟李家结为秦晋之好。

搞半天原来李丫头已心有所属。但是呢,从现在的种种迹象来看,我家侄子常图丁跟小强比,真是差了一条街去。好马配好鞍,英雄配美女。如今看来,小常没这福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