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桂长霞荡漾起来了,捧着吃货的脸一阵乱啃。喘气道:“冤家,引见谁?你怎么不让我伺候了,男人都是这样,有了新欢,旧爱就扔到一边。我是你的茶杯啊,你多久没筛茶给我了。”妇没皮没脸的一阵拱着。

小强心说我这些天一大堆事,儿女情长的事都顾不上了。就干笑道:“桂姐,大白天的干这事,影响多不好。特别你是干部,要注意形象嘛。下来吧,和你谈正事,一堆的麻烦呢!”

桂长霞听他这么说,这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但是呢,她的身子已经软了,浑身都痒,好似百爪挠心,连面色都是青面獠牙,就可怜巴巴的道:“小强,好人儿,求你了让贱货解解渴。就十分钟!来嘛——”

妇跌跌撞撞,一头跌入卫生间,在那脱得如同白羊也似,蛇一般扭动着大P,活色生香的引诱道:“老公,过来呀。”

完事后桂长霞意犹未尽,整理好衣服出来,埋怨道:“小强,你在我身上没有以前尽力了。像是在应付公事一样,真是的。”

吃货听了此言,不耐烦道:“败家娘们,我这里一大堆事,哪有心情儿女情长啊。你赶紧的,给我引见下赵书记,我有急事找他!”

桂长霞见小情人发火,低三下气的献媚道:“老公,你生气啦?我错了,对不起。前几天听说你被人暗算了,我很着急,可是又帮不上你什么!你要见赵书记啊,可是,我不是老赵一系的人啊。非见他不可吗?高市长呢,我是老高一系的人,见老高没问题!”

小强对官场上的条条道道也是有些头疼,光一个幸福乡,就派系林立,只要进入这个圈子内,就好像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牵扯着所有人的命运。

在这只大手的牵扯下,谁也不敢轻举妄动。在官场,动拳头是行不通地,官场讲的是政治智慧,说明白点就是斗法。小强的意思,是利用乔水生做文章,向赵书记邀功。

虽然不清楚赵书记跟高宝羊之间的远近亲疏,单单看官场的潜规则,如果他贸然向老高要求引见赵书记,这显然是幼稚之极。真这么做了,只会得罪老高,赵书记也会大大不爽。听桂长霞这么一说,吃货就有些失望,道:“桂姐,你回去上班吧。我另外想办法!”

桂长霞苦恼的道:“心肝,我真没用啊,帮不上你忙。对了,我虽然不是老赵一系,但是呢,跟老赵的弟媳杨喜儿却是很好的朋友。杨喜儿炒得一手好菜,老赵最喜欢吃她炒的菜了。要不,我给她打个电话?”

“那还等什么,快打啊。”小强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桂长霞很快就打通了,嗯啊几句后就挂了电话,喜洋洋道:“杨喜儿答应帮忙!回头我家里有款金项链给她,就说你买的!走吧,我跟她约好在月亮船咖啡馆见面!”说到礼物,妇人这才想起来,燕儿蝶儿,把从商场买的一套名牌西服亮出来道:“小强,这是我送你的,穿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