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废话他都跟她的师父有染,那别说娶大小姐做大老婆,估计连朋友都做不成。得儿一声,一把捂住了冬草姐的嘴道:“姐,在李大小姐家里,这里说话不方便。有事明天再说,拜托拜托!”

煌冬草心情跌落到谷底,糟得不能再糟,她哪管这什么地方,重重的打了吃货一个耳光,甩开他冷冷的道:“少来这一套!小强,你明知道我是凤霞夫人的弟子,你干嘛拐跑我师父的徒弟?!还有你知不知道,你拐跑的两个人,是我师父的心腹!你跟谁作对不好,偏偏跟我师父作对?你这么做,置我于何地?我在你心里面,就这么不值一提吗!”煌冬草激愤之下,道出了真章。

床底下的山丽丽一听此言,当即傻眼。暗暗好笑道,原来煌总道貌岸然的,私底下这么浪耶。她跟强子哥的年纪差,起码得有二十岁,我的天。

小强一听恍然了,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以为天塌下来了。纳闷道:“我记得你说过,你被凤门赶出来了!”

煌冬草气结道:“冤家,这是师父对外界放的烟幕弹。我其实是她老人家的财务总管。凤门百分之八十的生意都是我在打理的,要不你认为凤门上下百余弟子喝的是西北风啊?我告诉你,我师父已通电全国,把你列为凤门的仇人。在师父和你之间,我根本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我们只能一刀两断,从今后就是陌路!”

煌冬草说完这话,突然天眩地转,无力地瘫倒在床头直喘粗气。显然,她被小情郎弄的这出妖蛾子气得不轻。

山丽丽这下更吃惊了,天哪,想不到这个女人是凤门的人。大小姐知不知道呀?这丫头开始琢磨要不要向大小姐告密。

哎呀这老娘们,谁叫你不跟我说实话啊?我知道你还是凤霞夫人的心腹,肯定会投鼠忌器。小强说实话,他根本不知道拐走的那两女的也是凤霞夫人的心腹,郭梅子说了谎,难怪凤霞夫人反应这么强烈。

这小娘皮,把我害惨了。本来,小强这出草船借箭,是拿来对付铁眉道长。等对付完了,立马归还的。到时候了不起跟凤霞夫人赔个礼道个歉。

凤霞夫人这种泰斗级大人物,想来不至于跟一个小辈较真。可惜照现在的情形看,形势不容乐观啊,他的如意算盘打不响了。

“他妈的,最近很倒霉!”小强忍不住暴粗了。

煌冬草一听火大,伸手掐住了吃货的脖子,像是要吃人一样:“小强,是不是送上门的女人不值钱啊。你这么做,根本不把我放在眼里。你心里只要有我一点点位置,你会这么干吗?你到处寻花问柳,我几时管过你了。”

“拐谁不好,偏偏拐到我师父的头上!我告诉你,凤霞师父最恨花花男,你惹火了她,有你好果子吃!算了,说再多也是废话。我们一刀两断,谁也不认识谁。你以后别来找我了,相好一场,好合好散吧。不要逼我出卖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