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小强错愕,好笑道:“你跟你师姐嚷嚷得这么响,是聋子都听到了啊。”他心说想不到啊想不到,赫赫有名的凤霞夫人竟然被秘密地关押在死岛监狱!哎呀这可是一桩惊天大新闻!听郭梅子的口气,小强应该是凤门以外第一个知道这个大秘密的人。

那什么,这就有古怪了,凤霞夫人不是今上的师父吗?就算她犯了大罪,也不至于关到死岛监狱。她既然在死岛监狱,那其中一定有缘故。

这么一琢磨,小强的好奇心越来越强烈。再想想煌姐,她也是凤门正儿八经的女弟子,这就难怪她的功力一直徘徊在凤氏太极的意劲之外,原因是师父不在家。

郭梅子大惊失色,摇头如拨浪鼓道:“没有,没有这回事!你别瞎说!小强,这事万万不能外泄,否则你知道后果是什么。勿谓言之不预!”

“勿谓言之不预?是啥意思?你这文言文太深奥,难倒了我这清华大学出来的。”这家伙嘴巴一张,不要脸吹嘘道。

郭梅子信以为真,露出崇拜的表情道:“小强,原来你是清华大学的?这可是我最大的梦想呢,可惜我没那个福分!”

“梅子,不要打岔嘛。想我救你脱离苦海,你就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大名鼎鼎的凤霞夫人怎么关在死岛?她到底犯了什么罪?”小强抛出了心里的疑问,一边贪婪地把目光贴在梅子的双如上大占便宜。

面对这种火辣辣的目光,五年没跟男人打过交道的郭梅子禁不住有些害羞,清秀的脸庞胀得通红,眉头皱得跟苦瓜一样道:“小强,我不知道,求你不要逼我!咱们,先解穴好不好?”

耶耶,这什么情况?梅子吞吞吐吐,晦莫如深,看来这件事大有蹊跷啊!不弄个一清二楚的话,我晚上会睡不着觉。“败家娘们,老实回答我的问题。不然的话,你休想我带你走!到时候我始乱终弃,看你怎么办?”

“小强,不要让我难做好吗?凤霞师父下了密令,只要我还是凤门的弟子,就得无条件遵守!求求你!”郭梅子为难的答道。

小强摆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笑道:“梅子,你既打算跟了我,那就要一条心。我现在对你也下道密令,把你师父的前因后果告诉我!”

郭梅子听他说得有道理,一咬牙道:“小强,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你千万别告诉别人!凤霞师父带我们入驻死岛,不是犯了什么死罪,纯粹是为了闭关修炼!师父修炼到玄劲上档之后,一直没有大的突破,她为此十分苦恼。加上凤门的大本营在广省的丹霞山。一些野男人经常趁着师父不在,来丹霞山勾引本门的女弟子。”

“特别是师父最宠爱、寄予最大厚望的首席大弟子熙容,竟然被一个来自名门的阔少搞大了肚子,最可恨的是这俩人私奔出国了。师父大怒,秘密地解散了凤门,当时的凤门有上百个女弟子哦。她老人家兵分三路,一路派出去追杀熙容,一路留下来经营凤门的生意。她自己呢,只挑选了寥寥几个达到意劲的得意门生,于十年前搬迁死岛。死岛是女儿国,可没有野男人。来到这里,心无旁鹜地闭关修炼,再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