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眼见自己身上被剥成白羊一只,羞得都不敢睁眼,含嗔道:“小强,姐什么都不缺,就是缺人疼。你得好好疼我啊,不要辜负了我的一片心意!”

少妇说着,送到吃货嘴边,吃货一下就像打了鸡血,寻香拾萃着。

嫣姐是E杯,她的形状也是吃货见过的最美形状。

嫣姐还有一个好处,就是极其容易高chao。小强还没开杀,张少妇身体曲线就忍不住轻颤起来了,娇喘道:“小强,不知怎么了,那天说好跟你分手,没想到你前脚刚走,姐就控制不住地开始想你!当然,绝不是你俘虏了我的心,我只是想念你强健的肉体而已。你不要自作多情哈。”

小强腾出嘴来答道:“嫣姐,你能想我的肉体,已是我的荣幸。”

忙活得张少妇哼哼连响了,她猛地挣长粉嫩脖颈,不耐道:“宝儿,发动侵略吧!”

于是豪车内发生了一场轻微的地震,随着吃货孔武有力的进攻,车身有节奏的摇晃。

张嫣呢,她难得癫狂一次,索性使出浑身解数,脸面也不要了,极力献媚于小强。

小强在贵妇面前,更是不输雄壮,把平生积累的本事都使出来,一次又一次的把张少妇送上巅峰。

“宝儿,我是不是快死啦?你真棒啊,听说吞云术是千年一出,对吗?”少妇只剩一口游气了,乌云乱堆,看去已是一团烂泥。

早晨八点半,在神秘少妇张嫣安排下,小强和斛律平约定在东郊工业园内一处无人的烂尾楼内见面。张嫣就坐在豪车内,自始自终没有露面。大约十分钟后,仙海海关斛关长驾车离开。

小强拿到了一个特殊的电话号码和几句称兄道弟的承诺,斛律平呢,带走了一张十万元的银行卡。从此就是自己人了。

看着小强从楼内走出来,张少妇开车来迎,吃货一头钻进副驾驶席,笑道:“嫣姐,这个斛关长块头好大,简直目光如炬,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混血儿。也就是我气场强大,换了普通人,估计会窒息!”

张嫣却嗔他一眼道:“斛律平性格沉稳,他办事滴水不漏。只是你那十万元是什么意思?臭小子你还假传圣旨,无耻!”

“嫣姐,这只是一点跑路费。人家斛关长不能白干不是?等以后我货出手了,斛关长有五个百分点的分红。有钱大家赚嘛!”吃货极其上路的道。

张少妇却笑着打了他一下的脑袋瓜,送他一个大大的白眼道:“得了,我还不知道你!你送这笔钱表面是辛苦费,实质是不要脸的把斛律平拖下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小滑头,你算盘打得啪啪响,算计我的人!”

小强闻言叫屈道:“嫣姐,我没你这么强大的政治头脑。总之有钱大家赚是不会错的!”这货心说嫣姐真是火眼金睛,一下就把他的小九九看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