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小强臭不要脸的说道:“那什么,不用杯子,直接接住我的茶壶口!”他心说我草,花面妞,什么叫现世报,这就是现世报!

“强哥,你臭不要脸!”山丽丽红着脸抗议。

“有便宜不占是吧?那好,我走喽!”不想山丽丽猛地抢上来,蹲到面前,一口含住了他。小强大喜过望,来回出入着,倏尔地玄关一松,就听到花面妞的喉咙发出咕噜咕噜的吞咽声。

呀,好大个丑东西!不理你啦!花面妞心有余悸的瞪大了圆眼,实在是羞,燕儿蝶儿,一道烟跑了。

小强差点没笑疼肚皮,心说我草,真有这么吓人啊。哈哈。吃货占够便宜,整好衣服,吭哧离了翠竹林,到家就见小百荷笑盈盈的迎接出来,甜滋滋的招呼他:“强子,你来。”把吃货引入厨房内,纤手端出一大汤盆的牛鞭汤来,像个贤惠媳妇一样笑道:“喝了。姐还买了一只野生的甲鱼,是大补的。”

吃货就调笑道:“好媳妇,是专门给老公喝的?哇塞,香飘飘,美死我啦。”说着一阵狼吞虎咽。

“小滑头,少来,谁是你媳妇?”小百荷笑骂道。但是呢,隐隐约约间,她的神色有些难看。

小强心说不是吧?是不是赵宝器不同意分手,死缠着百荷不放?含糊的问:“怎么了,赵宝器不同意?他不同意,你就报上镇东洋的名号!”

一句话气得小百荷揪住吃货的招风耳,笑骂道:“二流子,阿叉宝,赵宝器又不是黑社会,我就算报你名号,他晓得什么?分手的事我跟他提了,起先他不同意。说他爱我,不能没有我。然后我跟他说,我不是黄花闺女,早破处了,你还爱我吗。赵宝器听到这句话,他的脸马上黑了,好像哭丧一样,掉头就走。完了给我发个短信,让我把那十万元还他!强子,我一个穷比教师,哪来这么多钱。你来想办法吧!这下看你怎么办?”说完白净脸庞更苍白了些。

小强心说我草,早知道这货不是啥好鸟。这丫原来是个处长啊。就笑道:“这是好事。原来赵宝器的爱情这么不经造,一层膜就打得他落花流水。那姐你也不必含糊,快刀斩乱麻。至于十万块,对于百万富翁来说,毛毛雨罢了!”吃货怕百荷姐不相信,从秘墙内翻出那张存了二百万的卡,笑眯眯的道:“你让赵宝器发帐号来,晚上我用网银转给他就OK。百荷姐,开心一点撒,你老公是那么无能的人吗?”

小百荷错愕道:“强子,有没有啊?你哪来的二百万?可不要骗我!”

“看看,看看,败家娘们,就知道你不信!你老人家,啊,你老人家,潜意识里对我成见太深。以至于我每赚到一笔钱,都要一五一十向你解释!我草,你累不累啊?你不累,我累死啦!你不信你打110,喊条子来抓我!”小强一跳三尺高,大为头疼的嚷嚷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