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煌冬草明显愣了一下,叹气道:“这个啊,我早有料到。只是没想到这么快,樱桃沟开发项目,集团公司只有少数人知道。看来姓常的又在我公司买通了内奸!放心,这事我会尽快处理。遇到这种情况,你打算怎么做?不会想打退堂鼓了吧?我也郑重承诺,只要你能击败常总,把这两块地谈下来,我也有大大的好处给你哦!”

“什么好处?”小强不怎么想揽这事,不是因为常图丁插足,而是樱桃沟的村民。如果他出面,肯定会想法为樱桃沟的村民多争取一点收益。毕竟这是村民们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土地,卖价过低,容易激起民-愤。

“我送你一套别墅!”煌冬草兴冲冲的笑道。

小强想了一下,咂嘴道:“冬草姐,樱桃沟是白门岭原始森林的门户,距离市区不远,冬暖夏凉,风景优美。近年还传出樱桃沟藏了龙脉,是公认的风水宝地。早有富豪在这里买地置业。这里的地价可不低,据我所知,已达到每平一千元!当然,你要的量大,加上有我出面谈价,应该可以谈到一千元以下的价位!”

“可以。只要不超过一千元每平,都可以谈。现在的问题是,常氏插足进来,可能价钱会大幅提高!臭小子,如何把常总赶走,是你的长项。这个艰巨的任务我交给你吧,有你当我的枪,我放心。你知道的,我这人树大招风,有些事我实在不好出面!辛苦你啦,亲!”煌冬草说完就挂电话,丢下小强真发牢骚:“马勒个差,你说得也太露骨了点。什么我当你的枪,真是的!你拉的屎叫我擦屁股,我去,要不要这么欺负人啊?你要不是我冬草姐,我才懒得理你!”牢骚归牢骚,该怎么做还得去做。当下夏梦裙带路,信步来到刘村长家。一进院门,蔸眼就见两大村官的打斗已宣告一个段落。两人从肢体冲突改为打嘴炮,大概他们自己都认为打架太耗体力,还不如打嘴炮来得安全。

说到打嘴炮,在气势上刘村长显然没有阳主任强,阳主任有龙副市长撑腰,他说话的声音更大:“马勒个巴子的,你冤枉我不得好死。你一口咬定我拿了公司的好处,你哪只眼瞧见啦?我说老刘,我现在是拆迁办主任,村里的地不搞开发的话,一钱不值,你不卖地,靠什么带领樱桃沟的村民发家致富?靠吹牛吗?这是千载良机,这事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小强一见这阵仗,心说我草,阳主任也特么的气焰嚣张,竟然直接打上刘村长家的门来了。刘村长被分权后,威势大减,不定多郁闷。当下这家伙四下搜了几眼,没见到张蓝英回来。他不知道,自从妇当上了饭店的经理,几乎就没时间回樱桃沟。老刘没人做饭,在城里二弟家住的老母亲就搬回来搭伙。他刻意不去看老阳,径直把刘村长拉到一边,低声道:“刘村长,这是闹哪样呢?怎么阳主任在骂你啊?他为啥事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