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据阿比提供的情报,刘起球午饭没吃就开车走了,再回来估起码也得晚上。这家伙没有精神压力,吊儿郎当进得门来,蔸眼就见张蓝英直挺挺躺在沙发上打盹,一台落地风扇对着她劲吹,把高高的胸脯吹出了更加诱人的浑圆的轮廓。

小强嘻嘻一笑,掉转头去把院门反锁了,悄没声地就摸了进来。不料张蓝英根本就是假寐,睁眼发现是小吃货上门,翻个白眼,哼哼着上楼去了。妇人显然是为前天被夏梦裙羞辱,把气头撒到吃货身上,直接不甩他,甩着硕大的屁屁上楼去了。

这货心说败家娘们,来劲了,来劲了啊。不过,好在他的脸皮功夫天下无敌,自讨了没趣,脸都不红一下,直接就尾行上楼。张蓝英本来心情平复许多,乍一看到吃货,心情一落千丈,心说自己不理他,不曾想这小流氓竟自个跟上来。不由万分诧异他的厚脸皮,一闪进了卧室,她想关门的,被小强手快一把就推开了。笑咪咪的摸出一个首饰盒,就见一条金灿灿的金项莲,道:“蓝英姐,送你的。”

张蓝英蔸眼看到金项链,两眼闪亮了一下,不旋踵又黯淡下去,扭身往床上一倒,气道:“你少拿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来哄我!你有了新欢,当我是一盘剩菜对吧?你死开去!”

小强听了此言,心说我草,来劲了,来劲了啊。蓝英姐,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我不会拿你怎么样。不过,以后你有事别来求我!

这货也着了气,扭头就走。到门口留下一句话:“你在我最困难的日子里给了我温暖的港湾,谢谢你!那个啥,我听说,樱桃沟村官的干架丑闻已传到彭书记耳朵里。用不了几天,乡里会有指令下达!再见!”张蓝英躺在床头气苦,一听此言,如同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她哪还有心情耍什么女人性子,骨碌滚下了床,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上前,抱住了小强的大腿,红了眼的求道:“强人,我不敢了。我知道你厉害,看在往日情分上,求你拉老刘一把。只要老刘坐稳了位,我干什么都行!”

小强心说我草,蓝英姐对本少的感情,真是实际得很。我给你好处,你就同我好。我给你不好处,你就同我翻脸。当然了,这是人的本能,本少不会计较这些,因为本少自己就是个凡事讲实惠的,势利之徒。一个人无论想得到什么,就得相应的付出什么。这个道理小强很小的时候就懂得了。当下无悲无喜,不带任何感情的道:“蓝英姐,何必呢?你是村长的夫人啊,跟一个无权无势的小百姓这么卑躬屈膝,传了出去多没面子。那个啥,你别担心,就算你不同我好,彭书记也不会摘老刘的乌纱帽的。你想,在樱桃沟,除了老刘,还有谁有更大的威望足以胜任村长之位?没有了,请你放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