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姓常的,你有没有脑子,镇东洋是别人送的外号,可不是我自封。你以为我像你啊,就是个井,上下都二。还小杂种草的,跟本少吹啥牛比,就你这种货色,少他妈跟我攀同行!一个强-暴小护士的下三烂,有什么资格混黑道?对了,说你下三流都是抬举你,我草!你还有脸跟赵元宗攀亲戚,赵元宗可不会强暴女人!你丫连给他提鞋都不配!算了,跟你这种不是男人的变态多讲一句话,我怕有失身份!”小强对这人带着明显的鄙视,他心说强-暴戏,本少也上演过。可是本少有底线哇,强过的都是该强之人,像为日本人伥目的女杀手佩玉,像心怀不轨的小叶银美,这种贱货就该用非常手段才能治服她们!规规矩矩的良家妇女,本少只要喜欢上了,都是施展魅力,让女方爱上我,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才会发生关系。真正的男人,对女性都是极其的崇拜和尊敬的。美女,是这个地球上最美丽、最伟大的生物,爱都来不及,还强-暴?

“哟嗬,小乡巴佬,自己一身毛,还说别人是妖怪。论起黑道来,某些人还真就没这个脸,我非礼小护士,充其量是酒后失德。是谁无视道上的规矩跟条子联手,把闷拐一窝端了的?是你吧。小强,赵元宗说你是道上的败类,还真没冤枉你!他老人家已经放话出来,只要是道上的兄弟,谁能取了你的狗头,就赏三百万花红!啧啧,三百万哦,对我是九牛一毛,可是对某些底层来的兄弟,三百万的吸引力不小哟!不过,这么好的机会我常图丁要是错过了,那我就是千古大傻蛋!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

小强心说我草,姓常的,在医院躺了几个月,有进步啊,不错不错。知道跟人讲道理了。啊,不错!不过接下来,当这货蔸眼见常图丁手上端着一支左轮手枪时,他还是暗吃了一惊,心说我草,这个鸟人不按常规出牌,今天看来是凶多吉少哇!我草,偏偏该死的可恨的吞云术到现在都没见恢复的迹象!我要是有吞云术,不至于在子弹面前死得这么难看。我草老天,你丫太不公平了,我正青春少艾,你就急着收走我咩?那个啥,本少还没活够哩。我还要泡妞啊,我要是死了,那十几个女人怎么办啊?这货生平第一次面临死亡的威胁,心里面翻江倒海着,同时眼珠子滴溜溜转得飞快,一边琢磨脱身之计。

当然,他暗里怕归怕,嘴头上可不示弱,视死如归的大笑道:“哈哈,常图丁,你拿个玩具枪吓唬谁啊?我就不信你敢在警局开枪杀人!就算你是真家伙,你只要敢开枪,我手下一大票兄弟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不信你打死我!”这货表面上装得泰山崩于前而不乱,心里面其实都哆嗦上了。这家伙为了加大威慑力,马上把白云飘抬出来装门面:“远的不说,我哥们白大少就不会放过你!他不但要把你大卸八块、挫骨扬灰,还会把你全家的女性污辱至死!哼哼,你开一枪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