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小强看时间已是下午四点,他这会去见百荷姐,就有意把傻哥先送回村。不想傻哥当跟屁虫当上瘾了,噢噢的叫着,在后座死死揪住这货的衣服不放松。怎么劝都劝不动,失笑道:“傻哥,你该不是怕吃不到晚上的大餐?啊,那个啥,你放心好了,晚上你随便吃。呜呜,好吧,我带你去镇上逛逛!”大傻一听不赶他走,像猩猩嗷呜一声亢奋不已。大傻是个苦命的娃,三十七八了没老婆不说,都还没走出过樱桃沟的范围。

小强推人及己,想想自己的身世,也是打小就孤苦伶仃,这么一想就有些同病相怜。眼见傻哥穿得一身破烂衣服,就停下车来一个电话打给鬼子:“你啊,辛苦一趟,我一个朋友出了点意外,你给买套正装叫人送到我百荷姐这来。废话,当然是夏季穿了,身高170,男的,鞋子43码的,买好点的啊要快!我出钱你放心了!”现在的鬼子可发达了,不知道他走了什么门路,竟给他得到一个数百万级的工程,然后一转手,就有百十万的花红。他就用这笔钱,在仙海开了一间高档服装店。要不是小强不太喜欢摆排场,鬼子店里的高档货那还不是说拿就拿?鬼子是不敢有任何怨言地,老大说他出钱买,那也是嘴上说得好听,鬼子就算收,也是象征性的收一点。把千块一套的说成二十块一套的,每月还要向老大孝敬千元的份子钱,这就是当老大的好处。当然小强自己苦出身,知道白手起家的艰难。从鬼子开店,他就没光顾过,很少占他便宜。鬼子自然懂得老大的厚道,如今受到小强的派遣,他是发自心底的高兴。

小强开着哈雷,轰隆飞到镇上。把车在校门口一停,说:“傻哥,你帮忙看着车,别乱走。”小强知道,傻哥最大的好处就是听话。在傻哥眼里,觉得能帮小强看车,他就可以证明自己不是别人所说的废物饭桶了。傻哥看车,他是真的用手抓着那辆车一直不松手的。小强走了几步,回眼见傻哥又抓着车了,倒回来劝他道:“傻哥,不必这么辛苦,不用抓。你只要看着就行,这不,那边有阴影,那里凉快!”无奈不管怎么劝,傻哥只嗷嗷的直摇头,这货没办法,只好由得他了。学校保安早跟小强熟得不能再熟,这货进学校如同进自家一样方便,抛给保安一支烟后,得儿一声,吭哧就向百荷姐的单人宿舍走来——

百荷姐是这么个情况,她呢是以在职深造的方式,考上了省城的教育学院当全日制学生。眼下是暑假,她为了挣钱补贴家用,就自告奋勇向学校申请了给需要补课的学生有偿上课。上课费按天算,一天80元。试想想,在这种烧红的锅炉一般的酷暑天气,教室里那个热,说是蒸笼一点都不夸张。一想到百荷姐这么辛苦,小强就满心不是滋味,他苦劝无效,只好由得她。这货烦恼的是,他现在有钱了,百荷姐和阿娇姐却像是商量好似的,都不爱用他的钱。把这货心思复杂的啊,一方面这说明自己喜欢的两个姐都有美德,是人品极佳、人人爱的美女。还有他本身就是只进不出的守财奴,俩姐不花他的钱,他当然是求之不得。另一方面呢,这货又苦恼了,因为他不忍看着俩个姐生活得这么辛苦。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都能在清凉的空调房里各种吃喝玩乐,各种爽,每天蜂环蝶绕的,愁的是怎么花钱。凭什么我小强的姐姐就是美女的身、丫头的命啊?特别是阿娇,眼下她趁着暑假在仙海一间五星酒店涮盘子,一天涮下来,累得七死老命。一个月工资才千儿八百的,时不时还得忍受头头的打骂还有顾客的刁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