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当下打好了算盘,到院内惊喜地发现哈雷并没被阿丽骑走,不由暗暗窃喜,走到养母屋内跟王甜菊聊了几句天。这货得儿一声,开着哈雷,爽极了的直奔白门岭原始森林内的练武场。他炫酷之极的重型摩托带起杀耳之极的轰鸣打从村口飞过,老刘家的那个大傻就无比的亢奋,蹦蹦跳跳地在那欢呼。通常这个时候,小强会送他一支棒棒糖什么的,因此这大傻特别喜欢见到这家伙。不巧今天出门匆忙,没带啥小礼物,这货见一群半大小子揪着大傻在路口臭不要脸的欺负他,就一刹车,怒吼一声,把这些无良恶少轰走了。招呼大傻道:“傻哥,要不要上来,我带你蔸风去!”大傻嘿嘿傻笑着,一嘴大龅牙一呲,亢奋不已,得儿一声就攀上来了。小强也学着大傻的腔调噢——把调子拉得老长,加大油门,载着没有烦恼的大傻径向白门岭地界飞来。

翻过到处是发卡弯的白门岭,再往山里走上半里路,到一堵悬崖下,路面突然中断。到了这里,只有泊好车,然后爬行进入森林。原始森林没有修路,是林业局的保护措施。为了防止森林遭到偷伐,政府下令封山,任何砍伐行为均视同犯罪。小强给傻哥点了支烟,叮嘱他道:“傻哥,你帮我看着车,不要乱走。我去去就来!”说着快步进山,这货才走了没多远,老远就听傻哥在后冲着他噢噢叫,还一个劲地在那招手。

什么情况,眼见傻哥都急红了眼,小强就怀着一肚子小九九,原路折返。傻哥不怎么能说话,一般能发个单音字。此时他憋红了脸,伸出手指不停地对着东南向溪流那里指点着。

“傻哥,你是说那边有狼?或者来了野猪?”小强是知道的,长年的封山令使得森林内一些猛兽渐渐多了起来,去年还传出野猪下山,糟塌了庄稼的新闻。

“不,不系——”傻哥满嘴的龅牙呲豁着,一着急,走上前拉起小强,向溪流那里飞也似的走。转过一片山坳,小强一下就惊呆了。就见茂密的树林背后,溪岸一片开阔的草地上,两个中年男人正扭打成一团。那架势,就跟男女行-房一样熊抱着,在那满地滚来滚去。估计两人斗殴得有一段时间了,两个都气喘如牛,淋漓汗水打湿了全身。

那个梳背头、身材伟岸的白衣男人显得儒雅一点,他好像吃亏了。相比之下,那个秃顶男一看就不讨喜。这人凶光毕露,鞋拔子脸显得青面獠牙,看去猥琐之极。这俩人一边喘息,一边直不愣登地盯着对方一举一动。距离数米远的地方,丢了一柄明晃晃的尖刀!

看得出,这把尖刀是俩男子的争夺对象。

小强死死地捂着傻哥嘴,心说我草,这两男人一把年纪,打得这么起劲啊。到底谁是谁的仇人啊?可惜错过了前戏。在不了解情况、敌我未分之前,这事莽撞不得。这货心里面正猜疑着,突然,青面獠牙的秃顶男说话了:“李顶九,我再问你一遍,你他妈的给不给?一句痛快话!不然咱兄弟俩同归于尽!你不给我活,你也别想活!”听他说话的口气,很明显是恨不得掐死看似儒雅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