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贱人,来劲了,来劲了啊!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我是有保证过老阳的村主任位子不倒,可没让他去跟刘起球争夺村长大位啊。那个啥,村长这个位子,刘起球才是正统!”这货心说既然夏姐抢先找上门来巴结,都提到这份上了,蓝英婶那边可以往后推,先拿阳主任开刀也一样。这么一盘算,嘻嘻一笑,道:“夏姐,我市里认识几个有实权的大官。那个啥,若是稍微活动活动,意思意思,让你家老阳从刘村长嘴里分出一半的实权,也不是不可能!”

“啥?小爹,意思是说你能给老阳争取到半个大印?”夏梦裙一激动,把胸前俩个滚圆饱实的玉兔一顶,学着按摩女的做法,动作娴熟地波推着。她心想只要小爹肯帮她,她愿付出所有,就是让爬到地上舔小爹脚丫子她都愿意!妇的玉手探到那里一按,羞笑道:“小爹,你都硬绑绑的了。还装什么比,快来入洞房哇。”

小强说实话他心里也骚动起来了,心说我草,还不是你这骚娘们,迷死人不偿命。那我还客气个啥。当下以眼还眼,也伸出爪子去夏少妇裙底探了一回她的水帘洞,重重吻一口道:“贱人,这么快就江河泛滥啦。你想要,我才不上当。你本来就是我女人哇,想我扶一把老阳,不给点好处怎么行呢?”这货说着,大拇哥放到食指上捻一捻。这个动作,是数钱的动作。夏梦裙见了,失笑道:“你个二世祖,贪钱的守财奴,哪,给你,一万块!”妇说着拿出一个信封来。

小强看了信封内装有一沓大钞,不屑的道:“啥,就这么点?夏姐你打发叫化子啊。据说你家老阳在樱桃湖鲍鱼养殖大王老药那里吃干股,一年都有十万分红。还有村里的几家明星企业,至少有两家是老阳招商招进来的,你敢说他没有吃回扣?”这货说完,掉转头,笑咪咪的在夏少妇唇上亲了一口,两爪子摸着她的大丰满,一边摸弄,一边心说我镇东洋可不是吃素的哦,我这张嘴不光会吃乃,还会舌灿莲花,还会架秧子。阳主任再狡猾,也休想躲得过我的火眼金睛!

妇的敏感部位被他实实掌握,忍不住发声嘤咛,不胜娇软无力道:“小爹,你真有这个泼天本事叫老阳掌上村里的财政大印,哪怕只有一半。我回头再给你两万,行了吧?”

“贱人,你总算开窍了,这还差不多。”吃货满意地在妇的香腮品咂了一口。

“那就入洞房哇。你拿我三万,还拿了我的人,把我当你老婆。你才有动力不是?”妇含羞说着,把白花花的屁蛋子拱起,一对狗男女就在客厅内天雷勾地火。小强把炽热的火焰卷入了妇最娇嫩的部分。夏梦裙拼命压抑着嗓子,低声地哼哼着。连她也奇怪自己怎么会在客厅里干这等见不得人的事,这么一想益发无地自容,臊得她脸蛋上似要滴出血来。不满地呛他道:“二世祖,你真日啊。我好好的一个女人,都怪你,被你带坏啦。啊,强子,啊,小爹,求求你快点啊。万一来个客,发现我偷汉子,传出去能要了我小命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