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吃货匆匆走到夏梦裙家,还没进门就传来阳多福公鸭般的咆哮:“你想怎么样?啊呀呀,你想怎么样?我留着大印,目的是防止一家独大,达到相互制衡的目的。这是龙副市长的指示。老刘,你如果不服,你打电话问龙副市长好吧?假如龙副市长同意了你搞一言堂,我没话可说,村委会的大印我立马给你!”

小强听得真切,心说我草,阳多福现在牛比了。左一个龙副市长右一个龙副市长,扯虎皮拉大旗的技术练得炉火纯青啊。刘起球才打省城进修回来,有点摸不清乡里的情况,龙副市长的名头一叫响还是把他吓住了,抡起来的拳头硬是挥不出去。可是老刘也死要面子,特别是当媳妇张蓝英在场,他更不能丢分。暗忖既然不能打人,那推一下总可以吧。于是老刘就挺起比老阳还壮大的啤酒肚重重推了政敌一下。阳多福正集中全付精力咆哮,没注意脚后跟是台阶,吃人一推,他仰面就倒下了。屁股猛地磕在台阶的角棱子上,痛得他呲牙豁嘴,胀红了脸骂道:“老乌龟,你急了就知道打人啊。怎么,老乌龟你连龙副市长都不放在眼里啊?我草,打就打,怕你啊——”阳多福嗖的爬起身,顶起那颗肥硕的脑袋瓜当武器,矮胖身躯囫囵向当场傻了眼的刘起球那壮大如孕妇的肚皮一撞。刘起球倒退两步,站不稳也倒下了。两个村官就扑打成一团,抱着扭打着,满地打滚。他们的打滚还是那种来来回回的滚动,恍惚间小强似乎看见了两头猪,这家伙也傻眼了。

不知怎么,矮胖的阳多福竟然腾出了一只胖手来,叉到刘起球那张酒色过度的松皮脸上,一时叉得老刘两个垂袋眼一个大一个小,嘴巴也歪了,两个鼻孔更是挤到一边,一时呼吸不畅,刘起球不甘示弱,一只手猛地揪住了老阳的肥耳朵。老阳感觉到耳朵快断了,瞪眼威胁道:“松皮狗,你再不放,我叉烂你的鞋拔子脸!”

“你才是狗,你是癞皮狗。再叉我的脸,我把你猪耳朵撕下来!”

只见一个戴墨镜、穿着哈伦裤、把花衬衣的下摆在肚前打个结的妇女一边系裤子,一边急赤白脸冲出来劝架。“别打了,再打出人命了!老阳,老刘,你俩一齐放手好不好?我求你们了,一,二,三,放手!”小强蔸眼看到这个妇女,两眼狠狠一瞪,心说我草,这位还是那个我认识的蓝英婶吗?才半年没见耶,蓝英婶该鼓的更鼓,该细的更细了。特别是她的腰部,现在用杨柳腰来赞美她一点也不过份。加上她穿了一条今年流行的哈伦裤,看起来年轻了不少。

两个村官被张蓝英这么劝架,各自从怒火中冷静下来,双方到底还是有顾虑,都不敢更用力,就同时松手了。老阳被底下的刘起球猛地一顶,给顶到一边,摸着快断了的肥耳朵直倒气。同样刘起球的鞋拔子脸也被叉成了面瘫,在那一抽一抽的做着面部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