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赵亨利一开始就故意给了小强一个下马威,这家伙一手娴熟车技确实不赖,只见他在车水马龙左冲右突,哧溜穿梭,只一会儿功夫就把笨拙的小强甩开了一条街去,急得阿娇在后不住口催促:“哎呀,你真没用!人家赵亨利开得又快又稳,都快看不到他了。喂,你快点呀!你听听,后面那台车在按喇叭了。我说你开这么慢,还玩个屁的飘移呀?”苗杏娇大为失望,心想要是坐赵亨利的车,不知道多爽。

眼见五姐像个老妈子样不停地啐啐念,念得小强心里火起,可在童养媳面前他还是忍住了,耐心解释道:“那个啥,阿娇,市区车流大,我怕开快了伤到你!我是担心你的安全,知道吗?”心说我草,姓赵的你玩阴的啊,看等下我怎么玩你。

小强的解释在阿娇听来却是为自己的无能辩护,猛拍他头盔,不满地叫道:“臭虫你真不要脸,明明是你不会开车。还赖到我身上,还开快了伤到我,我是胆小怕事的人吗?你说,姐什么时候怕过?姐就不该坐你的车,丢死人了哩!你看人家赵亨利几萧洒,你呢,笨手笨脚的,哎呀看着点,前面有车,你不要命啦?”

小强心说我去,阿娇你才进城半年,见个半年的世面就变得这么唠叼了。从前她还是个小村姑的时候,根本不是这样的,那时候井底之蛙,她既勤快又安静,还时不时地依赖他小强看家护院。可如今呢,倒好了,阿娇进到城里最好的中学,班里有的是有钱人,放眼都是高富帅。而且这些高富帅装备又好,又会玩乐,永远走在世界潮流的最前端。这些个时髦的弄潮儿可让阿娇开了眼界,返回来再看小强时,就有点看乡巴佬的感觉了。这一下,阿娇的唠叼彻底激怒了他,这货忍无可忍,眼见车子驶出了市区,南郊的高薪大道空旷无人,猛地一个急刹,跳下车来。

阿娇只贪嘴快,哪晓得小强已怒火中烧了,还在一个劲催促:“你停车干什么?人家赵亨利在前面路口都等急了!真没劲,早知道你车技这么烂,我就不来了!哎呀强子,姐求你了,你站在这看着我干嘛呀?你要尿尿,那赶紧尿去呀?你这样人家赵亨利不笑死啊?”阿娇全身突出的零部件都甩动起来。

小强心说我草,你个小妞儿,开了几天荤,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早知你得陇忘蜀,老子才不会到处求人,把你送到城里来念书了。当下越想越气,摘了头盔,二话不说,走上前一把抱住苗杏娇,苗杏娇想不到他突然袭击,啊,惊叫一声。正想大喊,却被小强粗暴地伸手一按她的脑袋瓜,放开两个字还没喊出来,就被这货送上来的雨点般的吻裹卷住了,蛮横地撬开童养媳紧闭的牙关,一下就俘获了她的香舌,粗暴地裹动着,纠缠着,同时,小强的爪子,顺竿探入了阿娇的胸口,握了个满掌。把苗杏娇挑逗得娇喘连连,浑身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味。这姑娘起初十分抗拒,特别是这货当着同学的面非礼自己,更是让她羞得无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