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小强如同冲锋陷阵的勇士,不断动作着:“小烧货,你说得太对了。我这个禽兽爱你爱得连命都不要,你看啊,禽兽在冲锋,已经拿下了你这块高地!你被本少征服了,好好享受吧!”

两人发生关系后,小强看到落了一小摊血,不由惊讶道:“那个啥,我是不是运气满爆啊。原来你还是个雏。也好,你应该感谢我,临死之前尝到了做女人的滋味!你有什么遗言,说吧,我尽量满足你——”

小强看着这娇软无力的女生,心说我草,这么漂亮的姑娘可惜啊。可是你死要跟我作对,为我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今天你不死,明天就是我死!这货心思复杂,想了想,唯一的办法,就是灭口,至于录像,不管它了。相比于无端招来黑骷髅联盟的追杀,杏梨姐这事真不算什么,最坏的结果就是杏梨姐离婚。反正录像中那个男的又不能确定是他小强。

权衡一番利弊后,当下从地下捡起撕烂了的破衣服,把佩玉的羞处包裹住,然后五花大绑,一把抱起这只女粽子放到了窗台上。从二楼的窗台向下望去,只见窗台下面就是一口池塘,佩玉从这里扔下去,手脚动弹不得,只要没人搭救,必死无疑。

“强子,你个混蛋,你真的要我死啊?你杏梨姐一生的名誉,你不管啦?”佩玉预感到死亡的威胁,眼泪爆豆一般止不住地滚落到鬓边。

“大不了她离婚。相比于你的联盟为我招来杀身麻烦,名誉这东西算个屁。我不如先下手为强,把大麻烦消灭在萌芽状态!好了,我已失去耐心,你可以说遗言了——”小强的脸阴冷无比。

“小强,想不到如此绝情无义,我真是看错了你!好吧,要杀要剐随便!”佩玉预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多辩无益。她想自己死得有尊严些。

“你真的没有要交代的?”小强耐着性子第三次发问。

“我在首善区梅园七单元第十八楼189号寓所内,床底下有块砖是活的,里面存放着一张银行卡,你愿意的话,帮我把这张卡交给我养母吧!我养母家的地址在日记本里有。对了,密码是我的生日。我死后,你把我拉去火葬场烧了,千万不能让我养母知道。她有心脏病——”佩玉在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反而一点也不卑躬屈膝,而是表现出一种罕见的慷慨赴死的信念。小强的心早已锤炼得坚硬如铁,此刻也不由的融化,心说原来她也是一个孤儿,她也有个敬爱的养母,跟我一样。这么一想,就忍不住动了恻隐。

“好,我一定照办!我会在公墓为你置办一块墓地,每年的忌日,我会去看你!你放心走吧——”小强两手托起佩玉的身子,把她挪向了窗外。他两眼闭上,刚要松手,突然,就听楼下传来一声爆喝:“八嘎,放开我徒弟!要不然,你的人休想有命!”小强睁眼一瞅,差点没晕过去。只见那个女忍也就是小叶银美不知道什么时候逃跑,在楼下劫持了他绑在树底下的山丽丽。只见山丽丽在下面着急大叫:“强哥,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