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宽宝莉无语地瞪了小强一眼,把杨海燕拉回座位,作中劝道:“老同学,这么多人在场作证,如果闹到法院去,恐怕你的诽谤嫌疑洗脱不掉。对方提出各人三万块的赔偿,我看也不多。区区几万元,对你这个女富豪而言,只是小钱!”杨海燕眼见老朋友处处向着蒋杏儿,心里敢怒不敢言。当下万般无奈,只得叫小秘提了六万元过来。离开的时候恶狠狠地瞪了小强一眼,意思是死小子,你等着瞧!

蒋杏儿眼见大姑灰溜溜地败退下去,不由一阵的快意恩仇,妇用绷得高高的胸脯顶了顶小强,暗示有话要说。强子会意,两个就凑到一边,妇笑盈盈的问:“乖宝,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和这个宽宝莉是那个的关系,对不对?不然她这么帮你?”蒋杏儿醋意大发,狠狠地掐住了吃货的腰眼。

吃货叫疼,叫屈道:“姐你有疑心病,什么这个那个的关系,瞎说!”说着飞逃而出,只见宽宝莉拿着两张表冷冷地向小强手上一塞:“这是出警意见表,你跟蒋女士一人填一份,最后签名!”小强心说我草,这小辣椒摆出一副冰冷的架势来给谁看?我草,我小强好歹是仙海地面的一号人物,谁让我不高兴一时,我就让谁不高兴一年!

这么想着,把意见表往茶几上一扔,笑得坏坏的看着宽宝莉道:“宽大队长,谢谢你!仙海市有你这位秉公执法的女警官,相信仙海的明天会更好!那个啥,宽大队长,想来近期你队里正为了一桩凶杀案忙得焦头烂额对吧?刚好我手里有个线索,这里人多嘴杂,咱们找个地说去?”这货都不给对方回应的机会跳脚就出门,跟宽宝莉擦肩时这货还臭不要脸的捏了一捏火辣警花的脸蛋。

这一下轻薄把宽宝莉气得脸都青了,她都有种拔枪把这小流氓当场击毙的冲动。当然了,冲动归冲动,她可不能当真付诸行动。这一枪真的打出去她自己的绵绣前程毁了不说,还会连带当公安局长的老爹玩完。老爹的政治生命一完蛋,相应的,宽家在仙海的各种实业和娱乐公司也就失去了靠山,靠山一倒,整个宽氏家族都会跟着倒霉。这个代价太过巨大,宽宝莉自分还没有这么弱智。恶狠狠地对着小强的背影剜了一眼,当即交代几名手下先撤,她自己快步跟上小强。

这暴力俏警花狠狠地甩着小屁股,就连她的脚步响都饱含了对小强的恨意。这姑娘都恨死自己了,她想不明白堂堂一个刑警支队长,怎么就听凭一个乡下小流氓摆布呢?宽宝莉越想越气,她暗骂道这小乡巴佬要钱势没钱势,要靠山没靠山,只靠几招卑鄙下流、无耻不要脸就想镇住姑奶奶,姑奶奶是好惹的吗!做你他妈的黄梁美梦!大不了拼个鱼死网破,谁怕谁啊我草!

话说宽宝莉打小就是出了名的女罗刹,无论在学校还是红牛片区,说到打架斗殴,哪回要是少了宽宝莉的参与,那些学生混混都会觉得不正常。到了高中时代,从高一宽宝莉就是女生中的大姐头,她因为有当局长的老爹高高在上,校园里的纨绔子弟要是哪一伙干上了,最后出面主持公道的就是宽宝莉。宽宝莉俨然一个江湖上的大佬,她用自己的实力和无数次骄人的战绩赢得了纨绔子弟的臣服,到哪都呼风唤雨。多年的大姐头生涯也因此养成了她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婆个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