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小强已听出是宽宝莉在说话,笑嘿嘿的拍了一下杏儿的香肩,宽慰道:“姐,别怕。有我在,看谁敢抓你!”

这货说着给了杏儿姐一个坚定的眼神。蒋杏儿当小强是山一样的男人,有小强这座山作为背靠,她就觉得如同风雨飘摇中的船儿回到了港湾,那种女人需要的安全感从没有现在这么满足过。

这么一想,妇的眼眶就湿润了,见乖宝穿好衣服要出去打门,急忙从后抱住,动情的道:“乖宝,这女的我想起来了,姓宽,叫宽宝莉,她是公安局长宽局长的千金,目前是刑警支队的队长。我记得有人提过,这个宽队长是杨海燕的高中同学!乖宝,这次恐怕咱们是摸到老虎屁股了。不过姐不后悔,人活在世上,就是争一口气。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乖宝你不要强出头好不好?我怕连累了你。姐要是坐了牢,乖宝你记得常来看我哟!”蒋杏儿说着,强忍眼泪把小强往大衣橱这边拉,指望小强能躲过一劫。

“败家娘们,瞎说什么。明明是那个泼妇自己拿刀划伤自己,凭什么诬赖到你的头上?这世上没王法了?有我在,怕什么。你做我的女人是白做的?谁敢欺负你,得先过我这关!”说着回抱杏儿,在她唇边吻了一下,提醒道:“姐你穿起衣服来。”

在小强的帮助下,蒋杏儿把脱下来的连体束腰丝袜慢慢穿回身上,只见紧紧的衣服绷出了鼓鼓的山一样的胸脯。搞得这吃货硬是不敢多看,再多看一眼非流鼻血不可。蒋杏儿打趣他道:“贼短命,姐这身材火爆吧?是不是馋了?谁叫你不来看我,有一天我寂寞死了你都不知道,没良心的!”

俩个在休息室打情骂俏,在外打门的宽宝莉做梦也想不到她的克星就在屋内,因此一上场就是招牌式的嚣张,哪怕就几分钟都已超出她的忍耐极限。气得她在那连踢带骂道:“我草,姓蒋的你在里面孵小鸡咩?你他妈的出不出来?我告诉你你敢跟国家作对,就是找死!大赵,二张,你俩个用爆破弹把门破开!看她还牛比不?妈的气死我了!”宽宝莉俩手下轰然答应一声,正要上前装弹,不想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来了。

宽宝莉也没瞅清楚是谁,象征性亮了一下证件,回头一声令下:“先把嫌犯抓起来,带到局里审问!”

“我说美女警官,你也不是哑巴,你总得调查一下真相。该抓的你不抓,不该抓的你倒积极。不得不让人怀疑你是不是公报私仇。你派个人问下香格里拉的员工,到底是谁先动手,谁动刀子的?一问便知——”小强多日不见宽宝莉,见这绝色小辣椒穿一身紧致的警官制服,越发把玲珑身段突显出来。她白净幼滑的皮肤,嫩得能掐出水来,小强只要一回忆起那日在审讯室贴着她白净的屁股就要害哮喘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