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照理杏儿姐两口子的家务事轮不到大姑来管,不曾想打从家婆把大女儿安插到香格里拉,跟蒋杏儿平起平坐,目的是为了牵制、监督蒋杏儿。这下子,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俩个在香格里拉明争暗斗,那个杨海燕,打小在蜜罐里长大,娇生惯养,论到玩心眼,她哪里是弟妹蒋杏儿的对手?两个斗了上百个回合,杨海燕总是输得多、赢得少,这小泼妇恼羞成怒,索性撕破脸皮,以蒋杏儿欺压她弟弟杨大傻为借口,就在办公室内向作为副总的蒋杏儿发起了总攻。

杨海燕早有准备,她来的时候身上揣了一把尖刀,没想到才拔出刀来,就被蒋杏儿眼明手快,一把拍落地上。她打小娇养惯了,落到蒋杏儿手上只有挨打的份。只见这小妇两个幼滑精致面颊早被杏儿一阵猛抽,抽得都浮肿了。杨海燕想拼死反抗,两只手却无缚鸡之力,只好嘴里哇哇哭叫。

蒋杏儿总算出了一口恶气,因为在场人很多人都知道是大姑杨海燕先动手的,此时蒋杏儿也发现干弟弟小强来了,小强一来,为她壮了胆,因此越发打得兴起,口内还强势教训起大姑来:“骚蹄子,叫你打我!你挪用公款就算了,还管到我家里来啦?你不是厉害吗?来啊,来打我呀!怕你我就不姓蒋,烧货!”

小强施施然地往办公室高档皮沙发上一靠,翘起了二郎腿,迎面吹着凉爽的空调风,一边喝着冰镇饮料一面兴致勃勃地在那观战。这货是知道的,杏儿姐在打架方面是出了名的厉害,她根本不需要人出帮手。眼见不可一世的杨海燕落败,只有打架之功无还手之力,一个大堂经理这才站出来拉架,好言相劝拉开了二人。眼睛看向杨海燕的时候,隐隐的有种幸灾乐祸的表情。因为这个杨海燕在酒店十分的讨人厌,只要她心情不好,动不动就逮个员工、高管什么,毫无理由的就是一顿吼骂。

在香格里拉,没挨过这小泼妇吼骂的,屈指可数。相比之下,奖罚分明、公平对待员工的蒋杏儿副总,在下属当中,人缘和声望要好得多。她管理酒店,不是以吼骂立威,而是以身作则,有理说理。她是把所有员工当作大家庭的一员来看待,因此香格里拉的人都很尊敬她,乐意为她卖命。

一场激斗,杨海燕似乎才发现门口挤着这么多看热闹,顿时如同斗败的公鸡,歇斯底里大叫道:“耶耶,看什么看?!没看过老娘打架啊?都他妈的给老娘干活去!还不快滚?小心老娘把你眼珠子抠出来!”以大堂经理为首的一众员工立刻作鸟兽散。

杨海燕见一帮员工这么害怕自己,如同老鼠见到猫一样,顿时心情大好,掏出手机喊来小秘书,让小秘书去给她拿衣服。刚捡起爱玛士手包,蔸眼见到一个不起眼的小乡巴佬坐在沙发上大吃大喝,立刻乌眼鸡的打鸣道:“你是谁?我没见过你啊,如果是新来的员工你坐在这里干嘛?还不快滚去干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