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这货担心裴小倩当真跟他一刀两断,态度一变,在裴少妇面前装得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就差没把他孤儿的身世搬出来了。

说实话,裴少妇听了小吃货说得可怜,看他又是一脸的诚恳,冰冷的心房几乎就被他感化了,可一想到极有可能身败名裂,她就寒冷得心里打战:“强子,我求求你,别在我面前装可怜好吗?你那么多女人,什么快乐得不到,还欠我一个不成?你真的要逼我说实话?还有你竟然说我在床上怎么样,哼,真不知道你是夸我好还是骂我骚。”

小强心说我草,裴姐是不是有新欢啦?要不就是怕我连累她了。其实这家伙早就心知肚明,只是他不愿承认而已。眼看事情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也没啥顾忌了,打开天窗说亮话道:“唉,裴姐,其实什么寻花问柳的不是你在意的,我了解你,你不是那种封建保守满脑子贞节牌坊的部分乡村妇女。你是标准的现代职业女性,思想人身都很独立,不会依附于任何一个男人。你真正在意的是我的身份。说到底,不论我怎么去漂白,都掩盖不了我是在道上混的事实!自古警匪不两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

小强说出最后一句话,心里实在不是滋味,猛地打开车门,一脚跳下车外。补一句道:“裴姐,我祝福你有个美好前程!如果我伤害了你,那一定不是我有意的,我只希望你记得,有一个叫小强的人,曾经刻骨铭心地爱过你!裴姐,跟你在一起,我很快乐。希望你不会后悔认识过我。再见!”可能连小强自己都意识不到,这几句话,对女人来说,才是真正的杀手锏。任何一个心思纯良的女人听了,都不会无动于衷。

几乎是刹那间,裴小倩眼眶里的泪水刷的流了下来,哽咽道:“强子,谢谢你!我想,我想在分手之前,给你最后一次,就算是道别吧!”

“啊?裴姐,你不需要这样。我固然需要女人的阴丹,你真的不必要这样。都分手了,就到此为止吧。”小强傻眼。

这家伙不经意的一句话猛地引起了裴少妇的注意,诧异万分的问:“你说什么,阴丹?你需要女人的阴丹?强子,你意思是说你身上有病?”

小强早前走火入魔,失去赖以生存的超强吞云术,这件事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就算他跟裴少妇打得火热,他也没有道出真章。更何况现在都分手了,更没必要说出来了,当下摇头道:“没啥,我说着玩的!”

没想到裴小倩却较起了真,一脚跳下车来,揪着小强的招风大耳,追问道:“如果你对我是真情实意,如果你念我还是你姐,你说照实说话!不要欺瞒我!”

小强本不想让裴少妇可怜,只是她话说到这份上,只好屈打成招:“那个啥,我练功不小心走火入魔。师父说,只有女人的阴丹,才能治好我的病。而且最好是不同女人的,越多越好,等到阴丹足量,才有望平衡我体内的阴阳,恢复吞云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