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蔸眼只见百荷姐梳着爽利马尾辫,那对丰盈姣好的嫩唇涂了唇膏,正是桃花满面,一流姿色,令人瞅一眼就美不胜收。她白净的皮肤配上条白色的连衣裙,一径把胸前那对丰满高高的撑作两团颠倒众生的浑圆。小强差点没看傻了眼,情不自禁的赞声:“四姐,你又大了一圈,那个啥,我喜欢!”

小百荷想不到这二流子当着人面说这种忤逆的话,立时粉面通红,低声娇斥:“那个啥,你不要命啦。人听到你调戏姐,姐一生就给你毁了!咱妈中风了,你还有心思调戏我,可见你就是个风流鬼!还不进屋看妈去?咱妈对你够好了!”

说到养母王甜菊,小强心里面就一片温暖。虽说前段时间养母顶不住巨债压力赌气远嫁他乡,但是凭良心说,养母对他小强,那是好的没话说。他从小到大,家里有什么好吃好喝,哪回不是小地主优先享用?家里穷得丁当响,小强可没饿着。本来养母还指望他读书上大学光宗耀祖,哪知这二流子不是读书的料,仗着家里有养母护着,把大好时光浪费在打架斗殴上头,把王甜菊一腔舐犊情给白白糟塌。

饶是如此,小强这么没出息,养母还是一如既往地疼他爱他,把他当亲儿子看待。这一点别说有目共睹,就连小强自己也感动得没话说。可以这么讲,养母对他的恩情,二流子就算想亵渎都找不到理由的。当然,小强也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辈,就算再混蛋,再不会念书,知恩图报的道理他是懂的。

“老妈,你咋成这样啦。那个啥,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你老能回来都好。你是最疼我的了,我会尽全力治好你,放心吧!”小强从小到大,同多少人打架斗殴,从来都是流血不流泪。如今养母直挺挺地躺倒床头不能动弹,一张脸老得不成样子,还肿起一大圈,连说话都不利索了,他强忍眼泪不让掉下来,可泪珠却在眼眶里打转。

“儿子,妈……对不起你!妈,这辈子……就这样了,千万……别花冤枉,钱!”王甜菊死死抓住养子的手不放,她的眼泪就像掉了线的珠子,止不住的往下流。说实话,要不是她放心不下小强,她宁愿就在异国他乡的某个角落不声不响地就这么死了的好,免得回来了招村人笑话不说,还要拖累家人。

“老妈,你看,这是啥。儿子能挣钱啦!咱这就去医院!”小强说着,变戏法似的掏出两沓大钞来,足有二三万元。一时把包括养母在内的家人都惊呆了。

王甜菊眼见儿子有出息,大是欣慰,不过听说要去住院,她打死不肯:“儿子,你真孝顺。住院……就不去,妈不花……冤枉钱!这钱,你留着……娶媳妇!”

小强苦口婆心,怎么劝都劝不动,小百荷、苗杏梨还有郭红花、顾金香几个甚至村主任媳妇夏梦裙也来了下死劲游说,都不凑效。几个就到门外凑一堆商量对策,最后决定赶鸭子上架。干脆不需要王甜菊自己同意了,这么一决定,姐妹有的去拿钱,有的收拾细软衣服。过了一会儿仙海第一医院的救护车趁夜赶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