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小强这下没语言了,摸着鼻子言辞闪烁道:“这倒是。不过这个事上,跟尊严无关哈。姐你要是不想吃腥,没人强迫你是不是啊?没有我的滋润,姐你也不会出落得这般鲜嫩,是不是啊?”吃货摆出了流氓相,心想我草,这是算哪门子帐啊?这荒郊野外深更半夜,这姑奶奶到底玩哪一出?

苗杏梨把凤眼一瞪:“二流子,胡说什么呢?你意思是姑奶奶找不到男人没人要,冲着你来?好,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以后姑奶奶不和你那个了!你再敢碰我一根寒毛,我叫狗娃打断你的狗腿!”苗少妇一顿娇斥,猛想起自己背着柳狗娃在外偷吃,顿时羞得粉面通红。有一刹那,苗杏梨觉得自己特么对不起柳狗娃。不过转念一想,她曾经不止一次的暗示过那人,表达了想离婚的意思。还假装彻夜不归,天天在家发火撒野,指望用这些不堪的事情让柳狗娃生厌。没想到她越是这样,柳狗娃却对她越是动情。还说什么就算你心里有了别人,我也要和你在一起。苗杏梨本来是为柳狗娃着想,怕他受到伤害动了离婚的念头,这么一来,妇反而没辙了。想离对方死抱着不放,不离给她带来不贞的名声。

可她一妙龄少妇,正是一生中最需要男人的年纪,柳狗娃别看工作认真负责,对床第之欢却一点都不在行。每次都是闪电开始,闪电收场,怪不是滋味,跟家那二流子比,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这夫妻做得一点意思都没有。要不是贪柳狗娃人品好脾气好,妇早一脚把他蹬了。

家男人话是这么说,说什么她心里有别人了他不在乎。这话鬼信呢。一到真场,就狗娃那小心肠,不会气死也得大病一场的。所以苗少妇必须得尽早作好思想准备,一旦东窗事发,应该如何应对,她心里应有个谱。那个啥,想要有个靠的谱,就离不开始作俑者小强了。她想知道小强心里到底有没有她。有她,那没话说,她的生活就有盼头有靠山,就算万劫不复了她还有爱情。没有她,那她就得快刀斩乱麻,回到狗娃身边去过老实无味日子。

妇心里面自顾打算盘,却见二流子躲得远远的在那玩手机,摆明一副我不惹你你别惹我的样子。苗杏梨就走上前,一把揪住某人骂道:“那个啥,二流子,姑奶奶说的话你当是放屁咩?”

小强呢故意装糊涂:“姐,你老人家说的话就是圣旨,我哪敢啊?对了,你刚说什么?”

“我说你英俊萧洒玉树临风。快坐下来!”妇强拉小强在连衣裙上落坐,强行扳转某人的脸命令道:“那个啥,你看着我!”

“败家娘们,你到底要哪一出啊?这荒山野岭的,万一歹徒打劫。咱回家去好咩?”

“流氓头子的姐也敢劫,活腻啦。那个啥,你看着我!”小强就睁眼看着苗少妇,想听她说些什么。苗少妇呢眼波滟潋,跟吃货对视半晌才开金口:“强子,你心里真的有我咩?就是说你是真心喜欢姐,还是纯粹拿姐玩玩,玩腻了就丢到一边不管的?老实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