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小强一击得手,索性学着阿三杂技军演的样子在摩托车上玩起了单手倒立。此时群殴双方一下就忘了自己干什么来了,都傻乎乎地在那看着小强耍杂技。几个惊险动作玩完,强子哥在空中连翻了几个筋斗云,平稳落地。大声吼道,你们这些自不要脸的,以大欺小,以多欺少,现在知道疼了咩?你俩看看瞎眼比,这吃货能打吧?还不是让我抓小鸡一样,扔到天上给摔成一块饼了?都滚,回去告诉闷拐,叫他晚上睡觉啊,把门关好来!有啥事呢,叫他找强子哥!

铁牛跳下车,见凶猛无比的瞎眼比被强子哥只摔了一下就摔成一瘫子,动都动不了。半天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提气不已的吼,滚,都滚蛋!我老大回来,闷拐算个卵!

全身挂了彩的钢蛋傻了半天,吭哧上前硬是忍住眼泪没哭出来,说声,老大!你们一群二货,都愣着干啥?还不来拜见老大?

于是一伙十几个人扔了家伙,一齐喊声,老大!

嘻嘻一笑,小强轻松的一摆手,即兴演讲道,各位兄弟啊,委屈你们啦,你们都是好样的。闷拐牛比长脸上了,哎呀,改天我去把他牛比割下来,看看是什么颜色!好了,各位有伤到的,都赶紧去医院治去!钢子,你也赶紧去。天大的事也得把伤治好来!

目送着一大票伤员坐车离场,小强大手一挥,“阿牛,走吧,我们会会盖上横去!”

小强一行赶到幸福乡中学的大门口,学校暑假补课,学生刚刚放学。蔸眼就见盖上横留一头长发,脑后头拖着根极肩辫子,生得人高马壮,一身光鲜名牌,屁股后头跟着一票官富二代的小弟,把富家女王妃堵死在树荫底下。

三个月的时光,王妃长高了一点,胸部丰满了一点,其它没啥明显变化。她六月刚参加完高考,这会儿应该回学校估成绩填志愿什么的。

“盖上横,我上月才交了一万的保护费,你还想怎么样啊?我告诉你,你别把人逼上绝路!”王妃俏脸涨得通红,她虽然说身家亿万,却好像拿这个校霸一点辙都没有。在一旁看着她受欺负的小强极其无语地摇摇头,道,这个傻妞,这么有钱,干嘛不请个保镖什么的。看看,一落单就受欺负。还要给姓盖的垃圾交保护费,真是笑掉人的大牙!

铁牛不以为然道,老大,我倒觉得这富家女蛮独立的。有胆识,出了事自己扛,从不向爹妈诉苦!她啊,肯定不是等闲之辈,日后必定前途无量!就是不知道她报的是哪所大学?

小强笑道,二货,王妃天天翘课,跟一帮有钱人玩漂移。如果这样都有好成绩,那我宁愿去死!

此时树荫底下,盖上横已对王妃做出各种不堪入目的下流动作,仗着人多势众,开始推搡起王妃来。嘴里还不干不净:“小烧货,你以为你毕业啦可以远走高飞是不是?我呸,就你这比大粪还臭的成绩就想上大学,做梦吧我草!嘻嘻,我看你还是乖乖地回来补课好了,咱们还是同一个班。要不怎么说这是缘分哩!缘分啊,王同学,我们一大票兄弟,每天风吹日晒的,这么辛苦的保护你,给这么点钱连喝茶都不够。我看,费用涨一下怎么样。你是晓得了,现在物价飞涨,买什么什么贵,钱不是钱。他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