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原来这小妇早知道了他跟红姐那档子破事。

强子哥一听,笑骂道,败家娘们,全村的人都在这,你成心揭我老底?

就揭你老底了,怎么样?你说你这三个月,滚哪去啦?丢下我一个不管不理,你知道我晚上一个人睡觉,害怕得要死。你不在了,姓阳的老是来吃我豆腐,要不是有嘉玲姐警告,姓阳的敢强了我!一提起这事,顾金香两个眼睛就红了。你得替我报仇!报仇,强子!

强子趁她不注意,冲上前一抱,把小妇抱入间空屋,冲着那向往之地一按,登时就二化一融为一体。小妇见反正三个月前就被他使用过,使用一次跟使用许多次没有区别,当下也不再扭捏,只闭眼享受他的蹂躏。

那顾金香丢盔卸甲,败得不成样子。那媚眼里的浓情好似玫瑰花瓣一样艳,羞答答的扶着墙下去吃席去了。小强走去红姐的专用浴室洗了个澡,见边上放着高级浴液,抹了一身的泡沫,见妇新换了内衣库,抓到鼻就闻,闻着那股微腥带咸的味道,想像着那西方极乐之地,强子哥陶醉死了。

这小吃货鬼头鬼脑地下得楼,蔸眼见客厅内,第一张桌子,坐着红姐娘家的客人,第二张桌子,坐着几个乡干部还有村干部,郭红花就坐在村主任阳多福的对面,她的旁边果然有一个空位。这两张桌子,不是辈份高,就是身份地位高,不是一般人敢坐的。

小强能坐第二桌,当然不会傻到以为他的身份多么尊贵,而是因为他的辈份小到只有叼陪末座的份。打个比方,就好比是一个大人身后跟着一个书童。强子哥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个书童角色,当下也在意。

蔸眼发现阳多福的白净媳妇就座在第三桌,在那吃得满嘴流油,强子哥一下楼,两个目光就对上了。夏梦裙的目光温柔多情,浓艳艳的好似要滴出玫瑰汁。那多情的眼神里又带着一丝尤怨,意思是这三个月你跑哪去啦?都不跟人说一声。

小强见到这勾人魂魄的狐狸精就恼火,因为直到他闭关之前,他竟不知怎么的,收拾不了这娘们。这娘们的气场太强了,以前的强子哥一走到她面前,就不行。一想起这丑事,强子哥气得苦,所以经过夏梦裙身后的时候,这吃货狠狠地摸了一把她。

夏梦裙被摸,也不敢声张,还要假装成左右逢源的交际花,跟村里的一帮妇女敬酒。郭红花看到他来,忙站起来道,给各位领导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弟弟,小强。他刚从广东学武回乡,多多照顾哈。

说完对小强道,强子,这位是咱们幸福乡的彭得贵彭书记。这位是盖副乡长——一轮介绍下来,小强只记住了彭得贵的大名。蔸眼见这位彭得贵,看去四十多岁年纪,生得浓眉大眼,目不斜视,说话十分的哄亮,中气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