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两个花一个小时办事,完了重新上路。一路平安无事,顺顺溜溜地回到了仙海市。一进城煌冬草也不急着回家了,带着新结识的弟弟来到仙海最有档次的卖场,给他买衣服、内衣、鞋子,一色的名牌,每样都是两套。起先咱们的强子哥一个劲回绝、推辞,还推辞得那么诚惶诚恐。

煌冬草就笑着威胁他,你不收,姐我就大声嚷嚷,说你奸污了我。姐说到做到!此言一出,吓得强子面无人色,只得缴械投降,任凭这位极品姐姐摆布。

这位极品姐姐出手可真大方啊。一场狂购下来,加上她送狗儿价值不菲的劳力士金表,一共刷掉了二十万!就是这样,极品姐姐还没完,盘问道:“家里还有谁在?你不能光自己穿新衣服,得表表孝心才是!”

“噢,爸妈还有五个姐姐都外出打工去了。家里就我一个,光杆司令!”目瞪口呆的强子哥怕极品姐姐大方过度,他承受不起如此厚重的美意。

极品姐姐揪住了他的招风大耳,发狠道:“骗我是不是?你信不信我喊了——”

“老姐,别!家里还有五姐阿娇。爹没了,妈改嫁了,大姐也嫁人了,二姐送人了,三姐在教育学院,四姐外出未归。这是大实话!”穷比强子哥所向披靡,却拿这个姐姐一点辙都没有。

“报身高、年龄,三围,三围你肯定不知道,告诉我前面的两项就成!”

“五姐十九岁,身高160公分。”于是极品姐姐又大肆采购了一番。出来的时候提着大包小包,咱们的强子哥也告别了讨饭佬的不堪形象,摇身一变,变成一个衣着光鲜、打扮入时的公子哥儿。姐弟俩就在街头分道扬镳,煌冬草帮他叫了的士,连车钱都提前支付了。

强子哥回到樱桃沟,还是恍同做梦一般。看着手上提的大包小包,那精致得惨绝人寰的漂亮纸袋,袋内价值十几万的衣服,给他的感觉很不真实。来到自己那破得令人发指的家门口,强子哥苦苦思考了半天,硬是没想出合理一点的理由来。他这么富家公子一般的一进门,阿娇肯定会揪住他盘问个不停。

不管了,有什么说什么。强子哥把心一横,硬着头皮挥拳擂门。一会儿,从门缝看到,阿娇屋里的灯亮了。只见五姐阿娇打着哈欠出来开门,小心的问:“谁?”

“五姐,那个啥,是我,强子。”于是大门打开,啊,你是谁?你走错门啦。阿娇猛然见一个富家公子提着大包小包进了家门,吓了一大跳。

小强哭笑不得,提醒道:“五姐,我是强子啊。”

“什么?哎呀,你真是强子!”苗杏娇都懵了,眼前这个人明明就是富家公子,除了眉目,哪里还有半点弟弟的样子?

强子被五姐盯着看,浑身不自在的道,“就知道你会用这种眼神看我。”心道我草,穿了新衣服就是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