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这强子刚从澡房出来,冷不丁就见黑地里冲进一个老男人来。这老男人西装革履,看身量高高大大,进来就是一顿咆哮:“贱人,快出来!我非弄死你!”

“老匹夫,你想弄死我婶,先过我这关!”小强一听火冒三丈,他以为这人像阳多福一样,也是来骚扰郭婶的下流胚。这家伙说完,一阵风刮入厨房抄起菜刀,冲出来二话没有冲着那老男人举刀就砍。老男人见冷不丁冒出个破衣服的半大小子跟自己拼命,暗道这臭小子,难道是那贱人的亲戚?当下也不逞强,击击后退道:“你个小屁孩,砍真的啊!别,别乱来啊!”

“你哪里来的老匹夫,滚回去!有我在,你敢动她一根寒毛,我砍死你!”小强就像逼急了的兔子,手中菜刀乱舞,硬是把老男人给赶出了家门。

那老男人实在怕了这穷小子,站得远远的冲着屋里嘶吼:“贱人,我就在村口等着。除非你躲着不出门,否则我会把你骨头拆了!”小强一听,火气更大了。操着菜刀,迎面直追上来道:“老匹夫,你丫要拆谁的骨头?你想干嘛?”追得那老男人躲不迭,肩后胛骨部位结结实实吃了小强一刀,当即鲜血淋漓。这一刀砍得老男人惨叫一声,紧捂伤口叫道:“我草,臭小子,你真砍啊?别,别别,我走,哎,我滚,行了不?”

“快滚蛋!限你五分钟内滚出樱桃沟!你敢动她,我弄死你!”

“我草,这么狠。算怕了你了,好好好,我保证不动她。别,别啊,你又来啊?我草——”那老男人硬是被强子一把菜刀逼得滚回车内,开着车落荒而逃。

小强打跑了野男人,发现身上溅的都是血,回屋喊了一声,没见回应,以为郭婶躲别处去了。放下刀离了郭婶家,径回自家换衣服。家中苗杏娇和女同学刚洗完澡,正在院子里井台上洗衣服。乍看到一个血人进来,吓得啊,尖叫两声。

小赤佬,你伤到没啊?苗杏娇虽然气他,看他这么多血心软了。

“没有。”强子头也不回,径自关到房里换衣服。正一丝不挂,阿娇拿着衣服进来,低头不敢看他道:“拿这个换吧。”这是白天她特意为强子买的新衣,有成套的内衣还有裤子、衬衫。

小强吓了一跳,急忙捂住要害道,你进来干嘛?

“强子,我买了衣服给你!”

回头一瞅,果然都是新衣新裤,可他一想到阿娇跟女同学亲嘴,气就不打一处来:“我不要你的!”

“不要拉倒!扔了——”苗杏娇赌气跑出去了。强子换上干净的打补丁衣服,突然觉得特别累,床上一倒,竟睡着了。等他再醒来,已是晚上十点,因担心郭婶安危,黑地里径奔郭婶家来。进门就喊:“婶,你在家吗?”喊了一回,没见回应,就各个房里找人。结果拉亮自己房里的灯,就见婶盖着被子一动不动睡在床上。欢天喜地,关好门,把灯灭了,摸黑上床,妇惊醒过来。直叫:“你是什么人?快放开我!不放我喊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