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小强第一次摸到货真价实的枪械,心情很激动。就像对待一个美女一样,两眼灼灼发亮,爱不释手地上下抚摸起来。他发现自己对枪械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痴迷,拿在手就舍不得放下了。这家伙神情太专注,以至平丽雯跟他说话,他竟然没听到。气得小丫头走上前,一把掐住他的招风大耳,没好气道:“魂淡,你耳朵聋啦?“啊,你说啥?”

平丽雯只好把原话重复一遍,小强答应得爽快:“行啊,赌什么?”跟一般的神枪手要经过无数个日夜的苦练不同,小强靠的是超乎常人的眼力和感觉能力。他的身上混杂着不同凶悍男的力气,眼力和感觉能力一流。同样是射击,十字弩玩得转,枪械虽然难度更大,但玩转它应该不在话下。

“你说,赌什么?”在平丽雯看来,这贫家子弟生平第一次摸枪,连怎么开枪都不知道。他运气再好,也是万万不可能跟她这个练了两年的“老枪手”相抗衡。

“赌十分钟的吻,怎么样?”

“那你输了呢?”

“我输了,免费当你保镖!”这家伙算盘打得噼啪响,赢了就能吻上平丽雯十分钟。输了呢还能当她保镖,没事就跟在这小美女的屁股后边打猎、飙车、吃豆腐,顺便借她富家女的光,赚点外水。天下没有比这更美好的差事。

“真哒?拉勾——”平丽雯兴奋地伸出手指来,和小强钩在一起,稚嫩的童声在平家靶场回荡:“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

就在这时,小强的手机急促地响起来,拿起一看是百荷姐的电话。

“强子,你在哪呢?快滚回来吧!”百荷也不废话,直接给他下了命令。小强来不及吱一声,电话就挂了。面露难色地对平丽雯说道:“雯雯,我有急事要回去,改天赌吧!”平丽雯一把拖住他,气鼓鼓的道:“你不许走,我要现在就赌完!”

小强眼珠子骨碌一转,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来,挤出几滴眼泪来哄她道:“雯雯,我爸,我爸他心脏病发作,快不行了,呜呜——”

平丽雯信以为真,吓得面色惨白道:“魂淡,你不早说!快走,我送你回去!说不定你爸正等着你见上最后一面呢!”小强一听大喜,只见一台宝马机车在乡村公路上风驰电掣。小强死死地夹紧了平丽雯的翘屁,一只爪子还不老实,偷偷地在小丫头身上大占便宜。平丽雯急人所急,以最快速度把他送回家门口,下了车,一眼看见小富贵正在院子里担沙浆。小丫头这才知道上当了,跺脚骂道:“强子哥,你骗我?”

“雯雯,不这样你不放我走。我是被逼的!”小强笑得坏坏的,一溜烟跑进家门。气得平丽雯在那骂:“魂淡,我再也不理你了!哼——”说完驾起机车,冒泡烟扬长而去。小强哪顾得许多,吭哧来到客厅,就见百荷姐正逮着路小丹拉家常。见到他进来,马上黑了脸,一把将他拉入养父母的卧房,关上门指着他的鼻子质问道:“强子,你干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