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这个妹子离乡背井,千里迢迢地嫁到樱桃沟,形单影只。她婉温的个性,勤劳和朴实羸得了小强的尊重。妇挂着满足的笑容捋了捋散乱的秀发,含笑摸着他的脸道:“强子,自从那恶霸腔被你打倒,在医院躺了好几天,出院后好像老了十岁,人也变老实了。我昨晚上才知道,恶霸腔受了刺激,再不能做那事,金莲和他大吵,说要和恶霸腔分手。”

小强一听高兴地揉搓着妇的圆形,笑道:“干脆把这条恶狗赶出去!”

“不用赶,恶霸腔今早告诉我,我可以随时回四川,如果我不想回,他答应把这栋房子留给我。他打算出国下南洋,投靠他大哥。不会回来了!”巫春香笑得很甜,一高兴亲了他一口。

“那你怎么打算?回娘家?”小强可不会放她走,巫春香性格温柔,声音又甜,最主要是跟她结合的时候,她那勾魂夺魄的叫声令人着迷。会浪的女人可遇不可求,一旦抓到一个,他怎么舍得?这么想着,猛地把妇柔软的身体揽入怀中,热吻着,疯狂地倾吐着他的爱意。

巫春香一阵的娇吟,娇娇的笑道:“我想回,可是舍不得你!所以还是打算在樱桃沟扎根,做你的女人。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明天就去幸福乡制衣厂上班。等发了工资,就交给你!”

“工资你自己留着,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花女人的钱。巫姐,等我发了财,就把你养起来,不让你出去受一点苦!”小强感动之余,说上许多甜言蜜语。

巫春香听了打心眼里欢喜,笑容里荡漾着女人的幸福,含娇带怨的说:“你是我男人,当然交给你啦。再说,我花不了多少。强子,我相信你一定会出人头地,你要加油哦!”两人说了一番鼓励的话,留了手机号码,恋恋不舍地分开。

小强掂记着刘村长的事,正要向刘村长家行来。手机急促地响起来,只听张蓝英在那边不忿的说道:“强子,老刘嫌你狮子大开口,他怎么都不答应。说什么他自己想办法摆平!算了,这老东西识不到你的能力,让他吃点苦头。到时候他想求你,你干脆来个坐地起价,吃死他!”

刘村长这么做可以理解,强子自分堂堂的一村之长,不可能听从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摆布。这超出了成年人的接受范围。这么一想也就释然,笑道:“婶子,你不必生气。我理解刘村长的心情。现在他在家吗?我来跟他谈!”

“老东西去乡里伺候乡干部。强子,婶没帮上你忙,你是不是对婶失望了?”张蓝英感觉越来越离不开他了。她心里害怕有朝一日起不了作用,小强会始乱终弃。

“不会。婶子尽力了就好。”

“强子,中午丁敏在我家吃饭。你也来吧?我稍微弄点手段,你把她报复了!强子,你不用客气。这个社会就是弱肉强食。当年我是一个对生活充满了热情的女人啊,可是见惯了那些肮脏的东西后,我性情大变了。我心里不平衡,如果不是有了强子,婶说不定连心也死了。想想也是自己傻,人生当玩乐,有一天乐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