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小农民》

爱抚得起劲的强子以为她醒了,吓得他一猫腰闪到了床底下。半天没动静,才知道百荷姐在说梦话。强子心口怦怦乱跳,忍不住嘬起嘴巴,在百荷娇艳的唇上亲了一口。这才偷偷地溜出了家门,直奔桃山巫师父的茅屋——

小强忍不住向师父竹筒倒豆讲了他跟黄超富火拼发生的怪事,毕竟,这门吞云术太过邪门,简直是闻所未闻。他向巫师父讨教是担心这吞云术会不会产生反噬。巫老头一听,以为徒弟在说胡话,一摸额头没发烧。

难以自信地瞪起眼睛,猛地拍出一掌,重重击在小强粗壮了的肩膀上。很快就感觉到一股力量自外而入,源源流向体内五脏六腑,巫老头的脸瞬间变了无数种颜色,哇哇乱叫着抽回手去,一面气喘,一面哈哈大笑道:“嗬嗬嗬哈哈哈,好徒儿,想不到你有这种本事。哈哈哈,你以后跟谁打架都不会吃亏了,你能吸干别人的阳气!嗬嗬哈哈哈!躺下——”

小强依言横躺在床上,巫师父花白须眉不停地挑动着,一双老眼射出饿狼一般的绿光,眼珠滴溜溜乱转着。先是给强子搭脉,把完左手,再把右手。思索了一会,似有所悟,猛地在强子全身上下乱摸了一遍,还翻起他的眼皮看。看完了巫老头马上又陷入沉思,嘴里咬着手指头,一径在茅屋内来回踱步。

强子见巫师父像周伯通一样把花眉拧成了肉疙瘩,一脸的猴气,只在屋上窜下跳,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师父,瞧出啥来没有?这种吞云术,到底会不会产生反噬啊?”

巫老头的小眼睛滴溜溜乱转,口内嚼着草根,像猴子一样抓耳挠腮地,看样子比较苦恼。一番哇哇乱叫后,猛地冲出茅草屋,转眼就不见了。

强子心想,巫师父出去,可能找高人解疑。今晚刘山却没来,他只得单独在茅草屋修炼气功。自从吸收了别人的阳气,他现在吐纳之间已有了不小的气劲。感觉到全身经脉有一股气流涌动。强子是贫寒子弟出身,机缘巧合拜到深山大师父门下,得到吸阳真传。所以他要十二分的努力,十二分的珍惜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直苦练到凌晨四点,月亮落山,晨鸡打鸣,巫师父还没回来,小强给师父留下几百块钱,悄悄地溜下了山。钻入百荷姐的被窝,贴着百荷姐柔软的小蛮腰睡下。

等他醒来,正是大清早,强子奇怪自己的精力如此旺盛。以前要是四点才睡,往往只有大正午天才醒得来。现在只要睡三个小时就醒了,而且神清气爽,感觉体力非常的雄壮,尘根早就升起了旗。

下床问养母,才知道百荷姐回校去了。带着若有所失的心情,强子信步来到樱桃湖边,就见一大片碧绿的菜园子走过去,就是浩淼无边的湖面,湖面上生着大片大片的荷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