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小地主》


对于连守礼这个人,连守信自然是有兄弟的情谊。而张氏-蔓儿她们则对连守礼怀有同情。再加上还有赵氏和连叶儿这母女两个,一家人对连守礼都十分的宽容。

而且,连守礼也就是给老宅跑跑腿,说些话,真要说做实事伤害他们,是不会的。这个所说的不会,一方面是连守礼不会那样做,另一方面,是连蔓儿有这个自信,连守礼根本无法伤害到他们。

而连守礼总往老宅跑,明里暗里要求连守信孝顺连老爷子和周氏这件事,其实有些好笑。连蔓儿将之理解为是连守礼的一种jing神诉求。

可怜、可笑而且可悲。

干脆就不去管他就好了。

“爹,你其实根本不用往心里去。就像那天,有人还说应该让老宅的几个人都去坐席,你不也没听吗。我三伯说的一些话,也就是那样了。”连蔓儿就劝连守信道。

“这世上,不管是什么人,做什么事,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就是神仙也做不到。爹,我给你讲个故事……”

连蔓儿给连守信讲了一故事。

那是父子两个赶着一头毛驴去赶集,做父亲的心疼儿子,就让儿子骑毛驴,他牵着毛驴走。结果遇到人,就说儿子骑毛驴,当爹的走路,这不合礼法,是子不敬父。这父子两个就听了,换了父亲骑毛驴,儿子在地下走。

结果,又遇到一个人。这个人说当爹骑毛驴,让儿子在地下走,这是做爹的心狠,不爱护儿子。这父子俩也听了,干脆就父子两个都骑在了毛驴上。

然后,他们又遇到了人。这人说爷两个都骑毛驴,这是想把毛驴给累死吗?

这父子俩听了,就赶紧从毛驴上下来干脆,谁也不骑毛驴了,都在地下走。心里还想着,这样总归该没人说了吧。

之后他们又遇见了人。这个人就觉得奇怪,觉得这父子两个傻,有毛驴不骑,反而都走路。

父子俩被众人说的左右为难,怎么做都有不是。最后,父子俩一商量,干脆两个人抬着毛驴走吧。

连蔓儿的故事讲完,小七先就忍不住捧腹大笑起来,五郎左右看看,也低低的声音笑了起来。

“真有这么傻的人啊。”张氏也笑了。

连蔓儿就笑,肯定没人真会抬着毛驴走路,但是却会做同类xing质的傻事。

“哎。”连守信也笑,不过是苦笑。

虽是苦笑,但连蔓儿的这个故事却及时地帮助了连守信,让他豁然开朗。

“这个故事好啊。”连守信就道,“还真就是这个道理。人过ri子是要听劝,可啥都听,没个准主意也不行。”

“人多打瞎乱,厨子多了做不了饭。就是这个理。”张氏就道,“咱做啥事,经得起讲究,对得起良心就行了。”

“对,不用听那些闲人闲话。要听他们的,咱就都跟那抬毛驴走路的爷俩一样,咱ri子也别过了还得让人笑话咱们是大傻子。”连蔓儿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