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满乡村》

接着,他用一个玉片开始刮痧。若非点了昏睡穴和下了麻醉针,从小就锦衣玉食的冯媛媛绝对撑不下来。

一阵刮下了,直到后背似乎渗出血液,萧寒才作罢,然后想了想,又拔了一阵火罐。

与此同时,他还给冯媛媛做了物理降温。

忙活完了一切,时间已经到了凌晨,那弯残月已经跑到天西边。

萧寒摸了摸冯媛媛脑袋,发现她退了烧,终于长长舒了口气。

于是给她起了针,简单处理自己身上的伤口,就和衣抱着她睡下了。

临睡前,萧寒在冯媛媛耳畔轻声道:“傻丫头,没有过不去的坎,他一个干部,搞个把女人还不是正常的事,你还搞男人呢!想开些吧!只要心态好就行,别因为别人苦了自己,不值!”

说完这些,萧寒头一歪,很快进入了梦乡。

他太累了!

一宿无话。

第一次,两个人抱在一起,居然没有干点啥,当然,萧寒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不可能没有生理反应。

每天早上,一柱擎天,那是必须的。

一觉醒来,冯媛媛本能的伸了伸懒腰,首先感受到了一个温暖宽阔的胸膛,她扭过头,看到那张充满阳光的面庞。

自己身上是光溜溜,但是他却是穿着睡衣。

昨夜发生的一切朦朦胧胧间还记得,摸着火辣辣的后背,她似乎能够想到发生的一切。

想到已经出轨的黄占元,她嘴巴一撇,眼泪就掉了下来。

这时,萧寒慢慢睁开眼睛,抚着她的脸颊道:“傻瓜,你应该心安理得才对,本来也许是你出墙在先,如今你发现他出轨,你们不是扯平了。我想,如果你现在原谅了他,他会觉得亏欠你,说不定,以后会抵制住各种诱/惑,成为一个难得的好丈夫!”

“这不是太便宜他了!”

萧寒摇摇头:“人心太自私了,总是一味的要求对方忠诚,自己又做到了什么?”

冯媛媛目光灼灼地盯着萧寒,她仿佛是第一次认识他的模样,“萧寒,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一个坏女人?”

“我只知道你是我的朋友,很好的朋友。你听说过诤友吗?就是能给你忠告的那种朋友,为了你的家庭和幸福,我愿意做你的诤友!”

“萧寒,谢谢你!”冯媛媛裸身和萧寒来了一个拥抱,然后道:“萧寒,你很成熟,很睿智,而我却很幼稚。我,知道怎么做了!”

二人相继起床,冯媛媛感到神清气爽,似乎从未睡过如此踏实的一晚,她素颜信步走到观外,正好看到一轮红日正从茫茫云海中喷薄而出,顿时心胸开阔,再无烦忧。

对着朝阳做了一番深呼吸,原地跳了跳,这才走进观内,突然,墙角一堆脏衣服吸引了冯媛媛的目光,她走过去拾起来准备去洗,可是,却发现两条裤子的膝盖处,还有上衣的肘部全部破开,而且除了泥巴,还有血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