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满乡村》

“呃——”莲花三少对望一眼,顿时无语了。

萧寒狡黠的一笑:“这么说来,你们是不是也该罚一杯!”

“该罚!”心直口快的大中立刻说道,没有发现李龙和张辉能吃人的红脸。

这一顿酒一直喝到月上中天,终于,一箱酒被分完了。

最后一杯,大家都是满脸通红,醉态毕露,萧寒大着舌头说:“苟富贵,勿相忘!”

四只酒杯咣当碰在一起,四个年轻人豪情四射,恣意挥洒青春。

谁都没有想到,就是这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日后会让青羊县,龙阳市,乃至蜀南省政坛变得风起云涌、波诡云谲。

四个人都喝多了,萧寒一人估计解决了两瓶,其它几个每人平均一瓶。

莲花三少已经趴在桌上,打起鼾来。萧寒不停打着酒嗝,感觉有一股股东西往外翻,他打开窗子,吸了几个凉气,回头看看几个憨态可掬的兄弟,心头暖洋洋的。

人生,能得到三两个可以交心的知己,是多么的不易,夫复何求啊!

萧寒叫来田青梅,又招呼几个年轻的服务员,让他们帮着将烂醉如泥的莲花三少弄入楼上旅馆的房间。

将他们几个安顿好了,田青梅给萧寒端来一杯酸梅汤,红着脸问道:“你怎么办?”

“我?”萧寒左手按着太阳穴,右手掏出手机一看,“糟了,已经十点了,有十九个未接电话,还有两条短信。”

电话和短信都是冯媛媛的,萧寒打开短信。

“萧寒,你在哪里?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萧寒,我在你门口,等你!”

萧寒皱着眉头,从这字里行间,他似乎能感受到冯媛媛淡淡的忧伤,难道她有什么心事?

突然,萧寒想到冯媛媛在等他,在紫霞观门口等他,这天寒地冻,她金娇玉贵的身子如何吃得消。

萧寒有些急了,他试着回拨了一个电话,只听到一个电子合成的女声道:“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不行,我得回去!”萧寒马上做了决定。

田青梅诧异的望着他:“什么?这么晚了,你还要回去?”

“是!”萧寒马上穿上外套,摸出车钥匙,然后说道:“田姐,我走了,饭钱和房钱我已经结过了,等他们几个醒了,你给他们说一声,就说我有急事先走了!”

“呃——”

看到萧寒开着捷达歪歪扭扭的起步,田青梅在后面喊道:“你可是酒驾,一定慢点!”

萧寒从车窗伸出一只手,轻轻摇了摇。

捷达车慢慢消失在夜色中,田青梅一跺脚,走进店里,脸色不善地看着收银台的服务小姐。

“经理,咋了?”

“我不是关照过你,莲花三少和萧寒他们那一桌免单吗?”

“是啊,中午那桌免了,他交的是晚上那一桌的钱还有几个人的房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