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满乡村》

“你认识首长?”

“他是我一个兄弟张辉的爷爷!”

龙虎虎目含泪:“都怪我,首长伤的很重,我正在等待救援!”

萧寒二话没说,一把将车门拉掉,伸手搭在张德功的手腕上,三秒后飞身跑回车里,再回来时,手上已经多了一包银针。

“你干什么?”龙五吼道,他自己也是一个出色的中医,知道张德功受伤极重,他一直不敢出手施救,其实是在内心已经放弃了。

“帮我消毒!”萧寒头也不回,自己已经消毒一根针,直接扎在了张德功的心脏处。

看到这里,龙五心里咯噔一声,接着,他看到了更加匪夷所思的一幕,萧寒信手拈针,十几根银针被他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扎在了张德功胸口的各大穴位上。

“太乙五行阵!”龙五难以置信,小声叫出了这个针法的名字,看到老首长脸色变得红润,鼻息变得均匀,他知道首长的命是保住了。

不错,萧寒用的“太乙五行针”里的“乙木回春针”,这针旨在激发人体潜能,让张德功能够撑到救援队伍的到来。

龙五一下子跪倒在萧寒面前,在整个军区,连最高长官都不给好脸色的他,给这位貌似不到二十岁的小伙子重重磕了一个响头,然后抬起头,嘴唇颤抖地看着萧寒。

萧寒收了针,淡淡地道:“你认识这套针法?”

龙五默默地点点头,他心头激荡无比,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居然会这失传已久的绝世针法。

震撼的不光是龙五,靠的较近的唐成龙、方帅虎、姗姗、小铃,还有后来走过来的冯雨欣,他们都被萧寒这套行云流水的针法吸引住了,萧寒虽然身上沾了一些鲜血,但是却丝毫不影响他整体提拔的形象。

冯雨欣一声呢喃,眼前满是小星星:“哇,好有型!”

萧寒当然听不到她的评价,对龙五道:“那好,有空切磋一下!现在给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龙五大略的说了发生事情的经过,也简单推断了前因后果。萧寒听等双拳紧握,银牙咬着“咯吱咯吱”响,双眼因为愤怒而发红,他走上前去,冷冷逼视着眼前穿着赛车服的年轻人。

唐、方两位少爷看到萧寒的吃人的目光很是不爽,特别是方帅虎,因为他们从小到大都生活在蜜罐子里,生活在阿谀奉承里,何曾受到了一点白眼,一丝冷遇。

本来他们还在漫不经心打着电话,个把人命在他们眼里实在不算什么。可是看到萧寒气呼呼地走过来,尤其自己刚才还被这小子一腿踢到,出了天大的糗。

方帅虎揉着身子,指着萧寒道:“你算什么东西,这是你能管得了的事吗?”

萧寒眼睛一闭,再次睁开时,眼中红光已经完全敛去,他看了看眼前这些纨绔子弟,然后拍着胸口说:“我不是什么东西,我是一个有着起码良知的人,是个医生,还是一个预备党员,就算你们有着再深厚的背景,你们也不能这样草菅人命,人生来没有贵贱之分,每一个生命都是值得尊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