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满乡村》

牛文山一甩胳膊,回头对着马天宇大声笑道:“哈哈,马天宇,他一个乡派出所的副所长要抓我?”

马天宇脸上一寒,“永忠,一边呆着去!”

“所长!”

“他是我同学,还是我们的上司,你有什么资格抓他?下去!”

“是!”大中气鼓鼓地站到一边。

牛文山用手背一刮衣襟,大咧咧坐下道:“他妈的,瞎了狗眼,连老子都不认识?”

“你!”大中就要扑上去理论一番,萧寒拍拍他的肩膀低声道:“老四,咱们犯不着跟这人渣置气。”

他上前一步和颜悦色道:“请问老哥在哪公干?”

牛文山一愣,刚才进门时就数这小子凶神恶煞,怎么这一会又变成笑脸了,不过他说话还挺动听,于是牛文山牛皮哄哄站起来说:“老子我是青羊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队长牛文山。”

说完了还不忘在原地睥睨众生般转了一圈,仿佛在接受众人的膜拜。

萧寒在心头暗道:“就你那屁大的官也得瑟,看老子今天怎么玩你!”他依旧满面堆笑,“哦,久仰大名,那这事牛队长准备怎么了呢?”

“看在你知情识趣,又是天宇侄儿的份上,坐下来喝杯酒这事就算了!”

牛文山见好就收,马天宇也不由舒了口气。

“这么简单?牛队长真是大人有大量,老二、老三、老四,咱们就陪着马所长、牛队长好好喝几个!”

萧寒给兄弟几个一使眼色,他们立马找位子坐了。

马天宇莫名其妙地看着萧寒,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这个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萧寒紧挨着牛文山坐的,他左手拎着一瓶衡水老白干,右手端着杯子道:“牛队长,今天我萧寒冲撞了你,这第一杯算是我给你赔罪!”说罢,他拿酒杯和牛文山手中酒杯一碰,三两白酒就下了肚。

牛文山当然不甘示弱,端酒一干。

“他就是萧寒?那个因为见义勇为上了省电视台的萧寒?那个缔造了青云第一庄的萧寒?那个莲花乡唯一一个同莲花三少被推荐到县党校学习的萧寒?”

听到萧寒自报家门,马天宇心头掀起了滔天巨浪,这个小子的材料当时可是县委书记亲自过的手,也算是青羊县的传奇人物了,什么时候成了莲花乡三个活宝的老大?这小子能量不浅哪!想到这,他不由多看了萧寒几眼。

萧寒第二杯已经倒上了。他朗声道:“牛队长,你是马所长的同学,又是我们的领导,这一杯,我代表马所长敬你!”

容不得牛文山说话,第二杯又干了。

接着又是第三杯。

牛文山马上感觉不对劲,他嘿嘿一笑:“萧寒兄弟,你想灌老哥呢!”突然,他面色一变,问道:“萧寒?几天前你是不是在龚家营子和一个牛文龙的有些摩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