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满乡村》

“好,那我看看天气预报!”

“哈哈,去你的!老大,实话告诉你,这边真无聊,我很怀念在明达的时光,因为有你。”

“不要,这话我听着有点瘆人,我知道国外性自由、性开放,但是性取向还是要坚守的。”

“当然,老大,在国内一直没告诉你,其实,钱菲菲他爸爸是咱们省的省委书记。”

“哦,省委书记,啊?什么?”

萧寒心头顿时掀起惊涛骇浪,省委书记是啥级别,乡长科级,县长处级,市长厅级,省委书记就是部级,天哪,自己现在连个科员都不是,钱菲菲,真是一个部级领导的女儿?那她为什么会垂青于自己?

“喂,老大,你到底有没有在听?”王立军对着话筒喊道。

“哦!”萧寒如梦初醒,“那个,你还有话对王书记说吗?没有我就挂了!”

“你把话筒给我爸吧!”

萧寒递过话筒,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满头狂汗:“他奶奶的,省委书记的女儿,这次玩的有点大!”

夜深了,赵县县郊一栋独院的二层小洋楼。

没有说别墅,因为它还不够别墅的标准。

二层楼上,赵八端着一只前清时期的烟壶躺在藤椅上悠闲的吸着,脑子里还回想着昨夜办掉的一个女大学生,下身不由再次热了起来。

这时,一个青皮走了进来,躬身道:“八爷,黄毛哥有事要见你!”

“嗯?这么晚了,他来干嘛?”赵八想了想道:“那就让他上来吧!”

赵八已经是奔五的人了,身体状况也是每况愈下,马上就步入联想的年龄。自己靠着见不得人的手段也是创出了一点家业,可是却无人继承。

年纪轻轻的他便开始祸害姑娘,到了三十岁才娶了老婆,到现在已经换了三房,可是连个丫头片子都没生出来,而他还指望着谁能给他生个带把的继承香火。

每每想起此事,他都会一番哀声叹气,如今的他真是有些怀疑,是自己身体出了问题。如果真是那样,那就是报应吧!总之,你让他到医院去检查,那是万万不行的。

在赵县叱咤风云的八哥如何能够接受自己是不行的男人?

越是年龄上身,赵八就会怀念以前的事,他从黄毛身上多少看到自己的影子,没有子嗣的他已经将黄毛看做了自己半个儿。

黄毛愁眉苦脸的走到赵八面前,“干爹,我是不是病了?”

赵八放下烟袋锅,眯着眼睛看着黄毛,“咋了?”

黄毛不知道从何说起,两个月了,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他居然从来没想过那种事情,人家说水满则溢,他却连一个春梦都没做过。甚至,现在见到漂亮、性感的小妞,他也没了原来的那份冲动。

为了证明自己没有问题,他还专门跑到了一家洗头发,结果小姐用手撸了半天,他愣是没硬起来。最后被小姐毫不留情用非常难听的话给骂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