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满乡村》

省里的公司有点事,今年春节就不陪你过了,一个人,冷暖自知,保重了!

就这些,知名不具。

捏着散发着淡淡墨香、丝丝馨香的信笺,一股暖流从心头划过,他久久凝立,思绪万千。

一缕夕阳从窗棂射了进来,平添几分暖意,萧寒收拾心情,开始筹划这个春节怎么个过法。

来到厨房一看,年货早有人备好,也不知道这么多的东西柳月是怎么弄上来的,萧寒一想人家好歹是个工厂老板,随便叫几个壮劳力还不是动动嘴而已,实在是自己多虑了。但是这份心也是非常令他感动。

来到后院,一股兰花香味扑鼻而来,几十盆婀娜多姿的兰花静静生长着。

“萧寒,我死之后,你要是日子过不下去就卖上几盆,够你生活一阵子的。”

师傅的话言犹在耳,只是人已杳如黄鹤。

“师傅,如果你还在世,是建议我出世还是入世?”

萧寒摇摇头,师傅在世的时候,无欲无求,凡事都是但求无愧于心,但是自己已经有了**,便无法做到无欲则刚,只能退而求其次,尽量做到无愧于心吧!

太阳落山以后,果然气温骤降,屋檐下,松树上,处处挂着冰棱,只有后院的池塘没有封冻,后山的青云瀑布依旧奔流不息。

草草吃了晚饭,翻出基本医书,坐在书桌前翻了起来。

然而,内心却久久无法平静,他发现,自己再也耐不得孤独寂寞了。

“下山,去看看自己两个儿子!”这个念头一旦冒出,再也无法遏制,他啪的一声合上古书,马上穿戴齐整关门下山。

山路上的雪被冻硬了,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清冷的月光下,一个孤寂的身影飞掠而下。

来到大根门口,他却有些踟蹰,这样登门会不会有些唐突,不管了,他伸手敲门。

院门上的铜环叩击大门的声音在夜晚显得很清脆,有人问了一声“谁呀”便过来开了门。

“是你!”李翠花面上一喜,赶紧拉住他的胳膊拽进门内,然后伸出脑袋出去望望,才关上了门。

“菊花,这么晚,谁呀?”王丹听到声音立刻穿着棉拖鞋出来,一看马上回去抱着儿子来到李翠花的房间。

只留下大根爹在床上干着急,不知道发生啥事,也没人理他。

李翠花房内,空调送着热风,温度始终保持在二十五度以上。萧寒看了看熟睡中兰儿、桂儿,眉梢眼角都有自己的影子,他伸手入怀摸出两个红色信封说:“这是我给两个孩子的压岁钱,你们看着给孩子买几件新衣服。”

李翠花睇了他一眼道:“算你还有点良心,这还需要你操心,大根可宝贝着呢,啥都是最好的。”

“大根人呢?”

“给两孩子挣奶粉去了,可能要到二十七八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