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满乡村》

[第1章正文]

第59节第五十九章上官天娇

众人纷纷溃败而逃,每个人的心头都蒙上了一层阴影,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让他们玩了命的奔跑,有的鞋子跑丢了,有的裤子被踩掉没时间系腰带,只能用手提留着裤子跑,大半夜的深一脚浅一脚不时有人扑腾一声摔在地上来个狗吃屎,爬起来后虽然鼻血横流也顾不得擦上一把,又马不停蹄的跑起来。

赵树力狂骂了一会才回了村里,见各家各户都紧闭大门,他在外边和别的村子人拼命,他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顿时心头邪火又冒了上来,提着砍刀在村子里又骂了半天。

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他实在太累了,生气的劲也过去了,才把地上砍死的一头小母狗给拎了回去扒皮抽筋煮肉下酒喝,吃的爽了就喊上两嗓子,吃的不爽了再骂上两嗓子,把村子里的人吓得大气也不敢出,都已经过了中午了,愣是没见一个人开门出来。

小静要给他洗一下沾满血污的衣服,他还不让洗。

他低声对小静说:“既然这群混蛋们都以为我疯了,那从今天起老子就装疯,我天天扛着砍刀在村里晃悠,看谁不顺眼就给他补一刀,不让这些歪瓜裂枣尝尝老子的厉害我就不姓赵。”

于是,从这天起赵树力也不梳洗打扮了,整天喝的晕晕乎乎眼里都是红血丝,天天提着大砍刀穿着满是血污的衣服在外面骂,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杀人魔头。他以这幅形象出现在大街上,要说不害怕也就只有村西头那瘫在床上的黑瞎子了。

一连十多天过去,壶洼村村民被赵树力给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只要他不回去睡觉就没人敢出门,只有等他骂累了回家了,村民们才敢上街打水摘菜,别说过他家的门口,就连路过赵树力家的田地时村民都胆战心惊,一般都绕道走不从那经过,生怕遇到这个恶魔。一时间壶洼村人人自危,每个人都为了保命,那些鸡鸭牛羊也没人管了。

十多天过去,村里的小动物几乎全被赵树力送上天了,要不就剁了吃了,要不就一刀砍死丢在大街上让蚂蚁啃。每天他把吃剩下的肉骨头臭皮毛丢在各家各户的门口,整个村子臭气熏天,老远就能闻到。

萧寒早就知道了,当时就笑的合不拢嘴。

赵树力这么做,无异于是作茧自缚,他这村长是铁定没戏了。

这个结果正是萧寒所想看到的,他甚至想要每个村子都出这么一号人物,闹得越厉害越好,最好村与村之间刀剑相向,拳头瓦块互相招呼才好,桃花村就来个坐山观虎斗,搭桥看水流,坐收渔翁之利。

遥遥的看着壶洼村,萧寒阴笑着低声自语:“还想和我斗,拿什么和我斗?你斗得过才怪。”

……

这一天,国家旅游局的副总上官天娇亲临紫霞山旅游基地,上官天骄是活脱脱的一个白领丽人,其实他在紫霞山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次她晚上来到紫霞观找萧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