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满乡村》

[第1章正文]

第58节第五十八章发飙的伟哥

赵树力觉得自己活得太窝囊太没意思了,好歹他也是一个村子的村长,本着一心为民想给村子办点好事,没想到村民们的利益刚刚受到一点损失,所有的指责就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天色刚黑,他家就开始接受一块块砖瓦石头的炮击,一个月前才发生的情况再次上演。

看着搂着孩子躲在炕上哭泣着瑟瑟发抖的老婆,赵树力终于忍不住了,他爆发了。

他找出一把大砍刀,像只发了疯的猛虎一样冲出了院外。

高高举着大砍刀,他像一只凶神刽子手,壶洼村的村民们都快吓死了。大伙哎呀妈叫了一声,扭头就跑,胆小的登时就腿肚子转筋跑不动了,要不是有家人搀扶着恐怕就被他给一刀剁成两半了。此时壶洼村村民都成了惊弓之鸟,生怕他那把明晃晃的大砍刀落在自己小脖子上,一个个大门紧闭大气都不敢喘。

见壶洼村的人都躲在屋里不敢出来了,赵树力还不解恨,提着大砍刀在村里头转了一圈又一圈,拿着砖头把每一家的窗户都给砸了一遍,挨家挨户的骂,每家的上十八代、中十八代、下十八代都被他问候了一遍,他还说要一把火把壶洼村给烧了球的,把壶洼村搞个鸡犬不留。

村民们都被赵树力那股疯劲给吓怕了,家家紧闭大门,无论他在外面如何叫骂或者拿石头砸玻璃,就是不开门,任凭他在村子里转来转去的叫喊。片刻之间,村子里几条正在转着玩的狗成了刀下之魂,狗狗们临死之前那声惨叫给每个人的心头都压上了一块重重的石头。

最可怜的莫属那些还没来得及回窝睡觉的小鸡小鸭们,还没来得及叫一声就被他一刀给砍死了。那些种在村子里的花花草草也在他的砍刀狂舞中变成一截截一片片的碎渣渣。

发泄了一通,赵树力心头怒火平复了一些,哪料到此时外村来报复壶洼村的队伍又浩浩荡荡的开过来了。赵树力刚刚压下去的火腾地又给点燃了,这一次他是彻底爆发了,他二话不说,拎着还滴着血的砍刀就冲出了村外。

当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看见赵树力红着眼,怒发冲冠的模样,再看他手中砍刀上还在滴滴往下顺着血,本来气势汹汹来报复的村民们都被吓住了,此时此刻,大家都感觉死亡与自己是如此之接近。

“谁他妈活腻歪了,放马过来,大爷超度你!”他一遍遍讨敌骂阵,来报复的队伍里没一人站出来敢和他玩命。

不可能有人真和他玩命。

虽然大家嘴上骂得凶,但其实谁家也都有饭吃,没到砸锅卖铁那个地步,只不过挣的钱比之前少了一些罢了。钱算个啥啊,有命在才能有钱挣,命都没了一分钱都挣不来了,谁会脑子发烧为了这点钱跟人拼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