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满乡村》

[第1章正文]

第56节第五十六章阴谋阳谋

这二人刚才斗得你死我活,一眨眼的功夫又称兄道弟了明明都想着打倒彼此,嘴上却笑呵呵的语气特别亲密。王娟越看越心惊,头发都立起来了,后背呼呼的凉风。

俗话说女人心海底针,但男人玩起心计来更加可怕。表面上风轻云淡你好我也好,背地里绊子就飞出去了,花样繁多。

萧寒望着渐渐走远的赵树力,微眯着眼睛半天没说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王娟敲了两下桌子,把萧寒给惊醒过来。

她打量了萧寒几眼,轻声道:“看来他并不相信你的话。”

萧寒漫不经心的笑了笑,“赵树力心机挺深,但性子急躁,稳不住,一有事就瞎咋呼,有个屁用?”

“我看他憋着一肚子火就这么回去了,恐怕不会善罢甘休,以后咱们得小心着点。”

“哼,咬人的狗不叫,这种人成不了大气候。他这个人动不动就呲牙咧嘴瞎叫唤,这有啥用,给我显示他的舌头长吗?”

王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身子前后摇摆,曼妙的身子展露无遗,好一会才止住笑意道:“我还是得给你提个醒,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小心点不为过。”

“嗯,我知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只要这老小子敢嚣张,我就让他远离故乡。”

萧寒的话很押韵,把王娟又乐了半天,好半天才停下来。

“那你打算怎么办?”

“嘿嘿,矛盾转移,自然有人出面做替罪羊。”

“你老用这些邪门歪道是不是太阴损了?”

“呵呵,跟你说笑罢了,”萧寒微微笑道:“我们和他们村是竞争对手,为了打败对方而动用计谋,怎么能说阴损呢。你有没有考虑过,两方交火,无论谁对谁错,哪一方的炮火不会伤人性命?难道你是正义的就可以伤人杀人?要不说你还只是个学生,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你再想想,历史上每一代王朝里都有尔虞我诈争权夺利,那么死的是君子多还是小人多?”

“当然是君子死得多。”

“为什么君子死得多呢?”

“因为君子墨守成规,不懂变通。”

“君子做任何事都讲究一个‘道’,凡是‘不道’的事均不做。小人则不然,他们只追求结果,只看利益,因此在做事情的时候不会畏首畏尾瞻前顾后,不会想着那些礼仪道德。小人不但城府深,计谋多,而且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君子拿什么和人家斗?这也不能说,那也不能干,自己就把自己给限制了,还没交手就已经败了一半,还斗什么?自身难以立足,最后连身家性命都保不住,还谈什么齐家治国平天下?”

“可是小人只能蒙骗世人一时,骗不了长久,早晚会被世人所认清,留下千古骂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