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满乡村》

[第1章正文]

第32节第三十二章双重标准

平日里萧寒面如冠玉,唇红齿白,俊逸的脸孔上常常带着一丝慵懒的笑容,懒懒散散的模样中透露出一抹淡薄的气质,甚至有时候你会觉得他清秀的如同一个小女孩。可一旦动了真怒,他的五官就会纠结在一起,看上去很恐怖。特别是他洁白的牙齿在冷笑的时候露出来,看上去极为狠戾。

此时此刻,萧寒似曾相识的模样再次出现,柳月身体不由得抖了一下,心中很后悔,上次萧寒就是这种表情,伸手指着她的鼻子狂骂几句后摔门而出。这才过去短短几日,难道自己又要重蹈覆辙?

自己这是怎么了?柳月花容失色,心中悔恨不已。有话完全可以平心静气的说,为什么要用那种语气对他说话呢。

她咽了一口唾沫,脸上涌出满脸笑意。“萧寒,你别多想啊,我……”

“柳总,对不起了!”萧寒却出人意料的笑了:“呵呵,我只是个没见过世面,躲在山脚旮旯里生活了十几年的土包子,太狂妄自大了。去了几趟县城,就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了,我们这种人就是井底之蛙,还是只癞蛤蟆,呵呵。”

一声柳总把柳月叫的又惊又怕。

萧寒俊朗的面孔下,隐藏着一种很独特的桀骜不驯的个性,你对他好,他会对你更好。你让他陪着你一起死,他哼都不哼一声就陪你死,极端仗义。你如果对他不好,哪怕只是言语上有一句冲突,他也会给你诉诸武力,甚至打爆你的蛋蛋,捏碎你的小心脏。

“萧寒,你别这么说,都是我的错,你别生气。”柳月尽力挽救,不停的道歉。

“柳总,你没有错,错的是我。”萧寒冷笑连连,“从一开始,我就错了。”

他的话很直白,只有短短几个字,但听起来越来越生冷。柳月被冻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从第二天开始,萧寒就一口一个柳总的喊了,柳月听在耳中,心里哇凉哇凉的。在给柳月炙烤的时候,萧寒的手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暧昧了,而是规规矩矩没一点偏差。柳月一提这件事他就把话题转开,从来不给柳月解释道歉的机会,之后便是良久的沉默。

两人近在咫尺,心却远在天边。

在商场上摸爬滚打数年的柳月仿佛陷入了缺氧状态,几乎就要窒息了,她本来是善于辞令的女子,但现在却像是有一只手生生捂住了她的嘴。待在屋子里,房间里那种冰寒的感觉让她浑身颤抖。

一直挨到了第三天,萧寒几乎已经不再说话了。柳月感到这种冷冷的沉默比起火山爆发那种炽烈的温度更加让人难受,更容易给人造成沉重的压力。她几乎要发狂了,她想大吵大嚷,破口大骂萧寒一顿。

“人非圣贤,谁能无过,你到底想怎样?”柳月一开口就带着浓浓的硝烟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