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满乡村》

[第1章正文]

第19节第十九章养女人的水

柳月显然还没有发觉,手里拿着胸罩随意的挥舞着,但舞着舞着就发现萧寒的神色有些不对劲,然后她看向手里的东西,脸刷的就红了。

“这是什么?”柳月看清楚手里的东西,猛地丢到一边,诧异的问。

“这、这……我也不知道。”萧寒脸红脖子粗,喉咙发涩,异常尴尬,“哦,我想起来了,这个……是……媛媛的。”

“媛媛?”柳月更奇怪了,追问道:“媛媛是谁?你怎么肯定这个就是她的?”

萧寒不敢直视柳月的目光,吞吞吐吐的说:“她……她是县电视台的记者,你来的时候见过她的。之前她喝醉了,就在这睡了……一会。”

“哦?真的?”柳月脑海中浮现出那个站在萧寒身旁的女人。

“嗯,真的。”萧寒低声回答,但因为心虚所以声音很小,末了又加上一句:“没想到她这么不小心,丢三落四的。”

“丢三落四?我看她是有意为之的吧,这应该是她留给你做纪念的吧?”柳月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粉红色胸罩,酸溜溜的说,脸色也很不好看。

萧寒顿时无地自容,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见萧寒尴尬的神色,柳月忽然觉得自己做得太过了。萧寒和自己充其量只是朋友关系,人家的事凭什么自己来管?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柳月在心里叹了口气,问:“看来你们两个很熟悉了!”

一听柳月不再追究胸罩的事情,萧寒顿时感觉压在身上的一座山去掉了,连忙摇了摇头说:“不不不,我和她今天才刚刚认识的。”

“那你叫她媛媛?你不会告诉我说她姓媛吧?”柳月反问道,语气也变得不太好,显然是生气了。

“你误会了,我们乡下人都是叫人的名字,我们觉得这样才是尊重人家。她是记者,我就更得尊重她了,所以才这么喊的。”萧寒挖空脑子想方设法来圆这个谎。

经历很多事,现在的萧寒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萧寒了,刚才事发突然让他一时间手足无措,缓过劲来口齿也变伶俐了。“月姐,刚才我被你那么一问,紧张之下越解释越黑,其实事情没你想得那么复杂。”

“我复杂?你知道我在想……”说到这柳月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了话,脸上一红,不再吭声了。

“怎么了不说了月姐,想说什么你大可以直说,我不会多心的。”萧寒得了便宜就买怪,找到杆子就往上爬。

“嗯、咳……我只是想说,这个东西出现在你床上有点怪……很容易就让人往歪处想。”

要不说谁讲话也不能带着讲话稿,即便柳月是堂堂京华苑公司老总,说的话依旧有漏洞。这句话显然是承认自己歪想了,所以才这么着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