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情事》

“这女人……”

陈松林并不觉得有多痛,不过,李菲儿这么一拧,他顿时知道了,李菲儿这是将自己看做是她的男人才这样的啊!如果不是,那她何必管这么多呢?

李菲儿不矫揉造作,她也没有拉着脸在那,一副淑女风范,动也不动。只是她心里很不爽姜月星这个女人,这是因为她并不了解姜月星的关系。而陈松林不一样,他太懂身边这个熟女了,逢场作戏,难道就他们会吗?

酒过三巡,血狼和姜月星相互间隔着给陈松林敬酒,李菲儿都有些吃惊,这大半瓶白酒都下肚了,陈松林还一点醉意都没有。

以陈松林的修为,别说八两酒了,就算是叫他喝上三斤,只要他不想醉,谁能够把他灌醉?

“天王!”血狼突然抱拳。

陈松林一手支在额头上,装出头痛的样子,他知道血狼要步入正题了。

轻轻摆摆手指,陈松林笑道:“说吧,也喝了这么多了,确实也该说正事了。”

血狼站起身,将面前的酒杯端起来,皱着眉,说道:“天王,这杯酒是我给你赔礼道歉的!老实说,从你回到玉秀的那天起,我就时刻关注着你。是我小人之心了,我一直都以为你会将福庆酒楼夺回去,所以……天王!还望你大人大量,能够绕过小弟这一出!”

“呵呵。”陈松林淡淡一笑。

再次摆手,陈松林摇摇头:“都过去的事了,就别提了。我还是那句话,你当你的大老板,我做我的小医生,干着不同的行业,赚着不同的钱,我们也牵扯不到一起去。”

“医生?”李菲儿心头一惊,她这才知道陈松林原来是个医生。

“呵。”赌狂聂人风终于发出了一声轻蔑的笑,他手中的扑克牌呈扇形到右手,再呈扇形到左手,一直在那显摆着他厉害的技术。

聂人风看向陈松林,蔑笑道:“在这儿,我也给天王赔个不是了!”

“小事而已,何必挂怀?”陈松林笑道。

“唰!”

扑克牌突然形成一条直线朝着上空飞去。

“龙抬头!”

聂人风嘴角轻轻朝旁扯动了一下,“龙点头!”

纸牌长龙陡然在半空中化作弧线朝着陈松林落去,这就是千门中人的赔礼?显然,这个聂人风根本没安好心!

李菲儿蹙起眉,心中惊骇,她没想到这个房间里居然还有这样能耐的人。能够将纸牌玩到这个份上,足以看出这个人的不凡来。

“别动!”

陈松林见李菲儿想去甩开那纸牌,立即将她给拉住。冷着脸,陈松林缩了缩眼睛。

“怎么?”李菲儿不懂的看着陈松林。

“咚咚咚!”

一张张纸牌落下,这声音就好像是一块块铁刃般。此时此刻,半空中的纸牌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随着第一张的落下,纸牌直接嵌入了桌子上,而第二张嵌在了第一张的后面,以此类推,直到最后一张纸牌落在了聂人风的面前。